首页短篇故事鬼故事
文章内容页

怪味鬼道

  • 作者: 未知
  • 来源: 岁月文学
  • 发表于:2016-09-30
  • 被阅读:
  •  热爱

      老公死了,我很难过。

      当王心灵在微博上写下这句话时,坐在她身后的张峰一脸冷笑。

      张峰是王心灵的第二任老公,在王心灵第一任老公去世一星期后,王心灵投入了他的怀抱。张峰和王心灵前老公唐苏是好友,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收集各种版本的变形金刚,并因此而结识。

      王心灵每每睹物思人,而张峰却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摸样,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就是让唐苏连同他的一切彻底消失在他们的生活中。趁着张峰擦拭变形金刚的功夫,王心灵将唐苏的东西收拾到一个黑塑料袋里准备烧掉。

      在王心灵拎着塑料袋把手搭在门把手上的时候,天花板上的灯突然急促地闪烁起来,王心灵一愣神的功夫,所有的灯瞬间熄灭了。

      王心灵的心一颤,难道唐苏附在他生前的遗物上不愿离去?

      “你拉电闸了?”张峰走到王心灵的跟前,一脸的不高兴。

      “老公,我看见唐苏了。”王心灵颤抖着声音说,右手指着电冰箱所在的位置。

      “别胡说,这世界上没鬼。”张峰瞪大了眼睛,始终什么也没有看到。

      正在这时,冰箱门吱呀一声开了。

      张峰的心一惊,冰箱门被拉开的时候都是无声,这次它竟然自己开了,而且还伴着诡异的声响。不祥的阴云像融化的棉花糖一点点散开,扩大。

      王心灵体如筛糠,她真的看见唐苏了,唐苏像纸一样薄,他不停地从冰箱里拿吃的,时不时还恶狠狠地看一眼王心灵,那目光里充满了恶意。

      唐苏为什么会回来?难道他不愿意自己和张峰在一起?又或者,他死的很委屈,所以极不甘心地想要找人倾诉?

      王心灵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石化了一般。她直勾勾地看着唐苏,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鬼附身一样,张峰吓坏了,他拼命地摇晃着王心灵的身体。

      冰箱门被用力地关上,唐苏站起身走到电脑跟前,恶狠狠地砸了一下主机,主机火星四射,碎成一团。

      这下,张峰真的相信王心灵的话了,这个屋子里有鬼。一想起唐苏的死,张峰的心一下子坠入井底,是他害死的唐苏,唐苏一定是回来复仇的。没错,唐苏的鬼魂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

      想到这儿,张峰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眼泪在王心灵的眼眶里打转,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防盗门来回摇摆着,唐苏向王心灵的方向走来。王心灵慢慢闭上了双眼,她不该在唐苏死后就立马嫁给张峰那个伪君子,她应该受到唐苏的惩罚。

      靠近了,王心灵闻到了唐苏身上那熟悉的气味,没错,他就站在她的跟前,近在咫尺。

      两个人沉默着对峙,良久,唐苏终于开口了。

      “咱们结婚前就已经说好,屋子里所有的变形金刚都是我的私有财产,所以你必须把它们都烧给我。”

       斗地主

      小贾喜欢斗地主,他有一台属于自己的苹果电脑,那是他用奖学金花高价买来的心爱之物。因为长期沉溺网络斗地主,身体一直不好的小贾终于因为心脏衰竭死在电脑前。

      小贾死在寝室里,同寝室的小忆和小贝很害怕,强烈要求调换寝室,无奈,没有多余的寝室给他们调换。两个人只好继续住在这里,整日胆颤心惊。

      小贾死后,寝室里怪事不断,先是网线被耗子磕了,那个该死的耗子竟然跑到18楼去磕坏他们的网线,多么的匪夷所思。而且,每到午夜十二点,小贾的床底下就会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小忆和小贝曾乍着胆子掀开床单,可床底下除了两撮耗子毛,什么都没有。

      最不可思议的是,每隔一个小时,马桶就会响起来,好像调皮的孩子故意按下抽水钮一样。

      小忆和小贝终于忍不住了,他们俩在十字路口给小贾烧起纸来,一边烧一边叨咕着。

      “小贾啊,我只是偷拿了你的鼠标垫,你不至于这么恨我吧。”小忆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诚心诚意地忏悔着。

      “小贾啊,我和小忆不一样,我只是在床下捡到一张属于你的饭卡没有交公。你知道,我经常穷的吃不上饭,你不会介意我用你的饭卡,对吧?”小贝跪在地上,不停地对着空气鞠躬。

      忽然,一阵大风平地而起,小忆和小贝被吹了一脸纸灰。

      “小贾一定是用这种方式告诉咱们,他原谅咱们了。”小忆战战兢兢地搂着小贝的胳膊说。

      “可是,我怎么觉得他是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呢?要知道,小贾平时就小心眼,他一定不会原谅咱们的行为。”小贝哭着说,“我们完了,死定了。”

      天空响起一声炸雷,小忆和小贝清楚地看到,一个黑衣人和一个白衣人同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的身后还跟着小贾。

      两个人互相望着彼此,小贾不光自己回来了,还带了两个兄弟。

      小忆和小贝坐在地上狼哭鬼叫,他们已无力逃跑,身子瘫软成一滩烂泥。

      “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吧。”白衣人说,“我们领导要见你们,顺便核查一些事。”

      小忆和小贝心里很清楚,这一去根本就回不来了。

      “小贾,你太狠心了,一点都不念朋友之情。”小忆忿忿地说。

      “如果你们不是我的朋友,我怎么会托关系走后门的回来找你们?”小贾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地下没有电脑,我很寂寞,咱们三个可以一起玩斗地主。多好!”

      烧香问卜

      唐苏的吉利数字是5,他一直这么认为。

      自从上了大学之后,唐苏对学校附近的关帝庙很感兴趣,据说经常有很多人去拜祭。唐苏不迷信,但是他喜欢凑热闹。

      周日,唐苏到关帝庙闲逛,庙祝一个劲儿地劝他烧点香,并说他印堂发黑,必有大劫之类的话。唐苏并不是很相信他的话,但是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最后还是掏钱买了五根香插在香炉里。

      五根香四长一短,唐苏很好奇,同时点燃的香,烧起来怎么会有区别?看看香炉旁的指示:四长一短,大吉。

      唐苏很开心,刚刚考完托福,如果这次能过的话,那当真是大吉了。

      一周后,考试成绩公布,唐苏过了。

      众人纷纷道喜之际,唐苏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拜神还愿,那个关帝庙真是灵啊。

      自那以后,唐苏逢大事都去烧香,看看关老爷的指点,每次皆灵验。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就要毕业了,唐苏惟一舍不得的就是关帝庙。

      打好行李,准备离校的那天,唐苏再次来到关帝庙前,郑重其事地在香炉里点燃了五根香。三拜九叩之后,唐苏抬起头望着正在燃烧的香,咦,怎么会三长两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形。

      一瞬间,唐苏觉得天旋地转起来,整个身子重重地向地面砸去,再也没有醒来。

      唐苏死于心脏病突发,好笑的是,他根本就没有心脏病。

      唐苏死后阴魂不散,一直在关帝庙晃荡,有些事,他想不明白。

      这日午夜,唐苏一如既往地四处游荡,远远地看见大香炉跟前站着两个人。

      “我好心好意替你代班,让你出去泡妞,你现在倒来怪罪我,还有没有天理了?”其中一个说。

      “我靠,你要不替我代班还好,你一代班弄出个三长两短,整死了一个人,害的我被停职查办。”另一个说。

      两个人如果不仔细看,简直就是一个人,浓眉,红脸,长髯。

      唐苏“嗖”地飘到两个人的跟前,一脸惊喜地说,“我可找到你们了,谁能告诉我,我下次投胎是吉是凶?”

      如果鬼也可以烧香,那该多好。

      巧遇

      唐苏和石四俩鬼坐在楼梯上抱怨。

      唐苏说:其实早点死好,早死的话去天堂就不用等那么久。

      石四说:还是晚死好一些,儿女什么的还能给邮点钱。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什么事办不成啊。

      这时,一老头路过,他看了看唐苏又看了看石四,“你们俩还有心情在这儿聊天?再不爬楼上去天堂就关门了。”

      唐苏回头看了老头一眼,“你就那么想上天堂?”

      老头二话没说,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本,上面几个烫金红色大字:天堂探亲证书。

      唐苏看完后默默地把本本还给老头,“您老先走,我们再歇一会儿。”

      本文标题:怪味鬼道

      本文链接:http://www.suiyuewenxue.com/gushi/gui/1030.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岁月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