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短篇故事鬼故事
文章内容页

医学院魅影

  • 作者: 未知
  • 来源: 岁月文学
  • 发表于:2016-09-14
  • 被阅读:
  •  1

      在我进入这所医学院的第二年,就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事:迁校。

      近几年市政府发现,因为过去对煤炭资源的无序开采,已经把我们自己置入了一种危险的境地──在不知不觉中,我们的大半个城市都已经被列入塌陷区之内。

      于是,政府终于启动了一项为期30年的迁城计划,决定把这座城市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迁移到市区向西25公里处。

      第一批迁移的单位主要是政府机关、学校和一些以轻工业为主的工厂,我们的医学院也在其中。

      而这件怪异之事,就发生在我们正式在新校舍上课的第七天。就是在这一天,我决定了要自杀。原因很简单,我已经相恋三年的男朋友突然移情别恋,而我又无法经受这样的打击。我费了些心机,弄到了一针管的氰化钾,随时带在身上,打算在我们的相识纪念日那天死给他看。那个日子并不远,就在一周后。

      那天也是自习课,我正在伏案读书,忽然听到同桌的曼娜对我说:“菲菲,你快看,那儿有一只猴子在偷玉米!”

      我抬头向窗外她指的方向看,那是距离学校围墙大约二百多米的一块玉米地,地里果然有一只猴子正在抱着一株玉米和上面的玉米穗较劲,那笨拙的样子看上去又滑稽又可爱。尽管死期日渐逼近的我已经毫无心情,但仍是不禁兴奋地叫了一声:“哇,太逗了!”

      我的叫声顿时把教室里几乎一半的同学都吸引了过来,眨眼间,前后两个窗子就挤满了看热闹的脑袋。

      就在这时,有个女生尖叫着说:“快看快看,那边又过来了一只小猴子!”她的喊声让大家顿时齐刷刷地把头转向了那边。果然,一只个头比它小了很多的幼猴,正晃晃悠悠出了林子,直奔大猴这边而来。在那只幼猴靠近大猴的一瞬间,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那只大猴展开了攻击,并在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里,就把那只大猴子放倒在了地上。

      教室里立刻变得安静无比!

      就在这时,那只幼猴蹲在了地上,在那只大猴的身上撕扯起来。没多久后,它的两只前爪就捧着一个什么东西站起身来,然后一转身向林子深处逃去。

       2

      那天下课后,至少有十几个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野猴的同学们都出了校门,拥向后山。在那块玉米地里,我们看到了仍然躺在那里,并且早已经死去的大猴。但等大家走得更近、看得更清楚时,几个好奇心大,却又胆小如鼠的女生终于大声尖叫或就地呕吐起来。

      看着挤在前面的几个女生都退了回来,我就趁机跟在了男生季耀鹏和朱杰的身后,靠近了猴子尸体摆放的地方。

      “这简直就是一个屠杀现场嘛!”手拿一根棍子的朱杰,一边用棍子拨弄猴子的尸体,一边说。

      这时季耀鹏回头看着我和朱杰神秘一笑,说:“不过,我倒是想到了这只猴子尸体的用处。或许我们可以把它抬回去,练习解剖用,想必大家都还没有解剖过猴子吧?”

      说完这些,他拿出了手机,走向一旁,开始给班主任打电话。两三分钟后,他走了回来,说:“好了,班主任已经同意我们把这只猴子弄回去,来,朱杰,我们抬走它!”直到这时,他才发现,朱杰人已经没了踪影。

      他问我:“菲菲,朱杰呢?”

      我用手向林子方向指了指说:“朱杰说他要去追踪那只小猴子,往那边走了。”

      我看了看后面,有几个男生看势头不妙,已经远远溜了,我只好说:“我帮你吧!”

      那只猴子并不重,我觉得也不过三四十斤而已,我和季耀鹏很轻松地就把它抬到了校门口。就在我们正要进门时,门卫老董突然从传达室里跳了出来,对我和季耀鹏嚷嚷着:“你们这两个孩子抬的什么?”

      季耀鹏连忙回答说:“董伯伯,这只猴子并不是被我们杀死的,它是被一只比它的个头要小很多的一只幼猴杀死的,我们想弄回来练习解剖用,你不信的话,我们班的同学都可以作证。”

      听了他的话,老董皱了皱眉头,示意我们放下猴子尸体,然后他弯腰去检查。然而,就在他看到那只猴子胸前伤口的一瞬间,脸色突然间变得苍白无比。他的身体仿佛失控般地向后退了两步,一脸惊恐的连声说:“天啊!是山魈、是山魈,这怎么可能?它们已经多年都没有出现过了!”

      他那惊恐无比的样子让我和季耀鹏也有些惊讶,我问老董说:“董伯,什么是山魈?”

      老董仿佛痴呆了一样,仍在盯着猴子尸体,不说一句话。

      这时,季耀鹏对我说:“山魈也叫鬼狒狒,是世界一类保护动物,主要分布在非洲的喀麦隆萨纳河南部、赤道几内亚的比奥科岛、加蓬和刚果……”

      这时老董忽然粗暴地打断了他,说:“你说的只是猴子的一种而已,根本不是真正的山魈,真正的山魈随意变化,取众兽性命于无形,且惟以众兽的心脏为食。据说它拥有一种非常奇特的秘密本领,可以随意混迹于众兽之中,伺机猎食众兽,直到身份暴露之后,它才匆忙逃遁,然后去找下一个可供它猎食的群体。说到这里,想必你们也知道了,它并非众兽中的一种,它其实是一种邪恶的精灵或妖魅。与它相关的所有传奇中,并没有攻击人类的情形发生过,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奉劝你们以后少去后山为好。另外,你们在解剖它时,也可以留意一下,这只猴子的心脏还有没有在它的体内?”

      老董那天的言语和举动太怪异了,以至于把我们所有的好奇心全部勾了起来。当晚,我们就解剖了那只死猴子,但结果是一切都被老董说中:那只猴子的心脏已经不在它的体内了。

      难道说,那天那只幼猴双爪里捧的就是这只猴子的心脏?太可怕了,天啊!

      3

      到第二天中午时,我们发现朱杰失踪了,就立刻向校长办公室做了汇报。

      就在当天下午,在各班级老师的带领下,几乎全校的学生都拥向了后山,开始对那些山丘和森林进行地毯式搜索。但可惜的是,直到傍晚时,我们也没有任何的发现。就在校长准备下令收兵回校的时候,忽然收到消息:在下面的山涧中发现了血迹和一只运动鞋。

      得到了消息后,我们快速赶了过去。到了那里后,我一眼便认出,那只鞋子绝对是朱杰的,然而血迹的方向却是向河中去了。于是,几个自告奋勇的同学决定涉水过河,查看血迹的去向。但他们到了对岸后,却发现对岸并没有血迹。

      事情开始变得有些奇怪了:如果朱杰是受伤后过河,那么对岸应该也有他的血迹的;但如果他是受伤后倒在了河中,那么,这连膝盖都不能淹到的河水显然太浅了,还不足以冲走他。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我们向河的下游追踪了一段,但仍是一无所获。而这时,天色已经黑了,校长已经下令,全体师生返校。

      第三天上午,校长召集学校的主要工作人员,开会商议这件事,在少数意见服从多数意见的原则下,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报案,交由警方处理。

      不过,后来事情的发展,我们显然完全没有料到。大约在下午二点钟左右,狼狈不堪的朱杰居然又回到了学校。也正如大家所想到的那样,他的脚上只有一只鞋子,衣衫褴褛不堪,那样子看上去仿佛经历过激烈的打斗。但奇怪的是,他的浑身上下并没有任何的伤口。

      事情似乎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朱杰照常上课。

      但在几天后的一堂解剖课上,我突然发现了朱杰的一些怪异而令人毛骨悚然的举动。那天,我与朱杰以及另外四个同学负责解剖一具尸体,当我们剖开那具尸体的胸腔,看到里面的心脏和肝肺时,我突然听到了距离我最近的朱杰嘴里好像发出了咽口水的声音。出于下意识的,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就在这一刻间,我惊呆了──朱杰的眼神可怕极了!此时,他正死死地盯着那具死尸的胸腔,眼神里的贪婪光芒,就如同鬣狗发现腐败的动物尸体一样;并且他的嘴里竟然无法自控似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明显是在咽口水。

      到了傍晚时,我去班主任的办公室交作业。到了门口,他的屋里竟迎面走出两个警察。班主任送警察下楼回来时,我好奇地问:“老师,警察来找你干什么?”

      本文标题:医学院魅影

      本文链接:http://www.suiyuewenxue.com/gushi/gui/347.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岁月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