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短篇故事鬼故事
文章内容页

第十口棺材

  • 作者: 未知
  • 来源: 岁月文学
  • 发表于:2016-09-28
  • 被阅读:
  • 第十口棺材

    一、九口悬棺

    这年夏天,司马子鉴和杨乐乐竟睡了一回棺材。

    那时候,他们去川南旅游。旅程即将结束了,导游不经意地说起,附近的刘家坳有一处悬棺群,由于位置偏僻而且地势险要,外界还不太知道。

    司马子鉴对中国的墓葬民俗一向很感兴趣,他问清路线后,就带着杨乐乐往刘家坳赶。听说要去看悬棺,同一个旅游团的两个女孩也跟着来了。

    在路上,他们又遇到一拨要去刘家坳的游客,这是几个从省城来的小伙子,都背着登山装备,也是专门去看悬棺的。于是,大家结伴而行,朝刘家坳奔去。

    刘家坳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而悬棺群又在距离刘家坳一里多山路的天坑里。这个天坑的坑口在笔直陡峭的山顶上,惟一能进入天坑的通道是一个狭窄蜿蜒的山洞。

    根据导游提供的路线,大家在石壁上找到了山洞的入口。洞口很小,里面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到。司马子鉴正准备往里面钻,就听到一声大喝:“站住!”接着,从旁边的山崖上跳下一个人来。

    这是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他提着一把砍山刀,光着脚板堵住洞口,吼道:“不准进去!”

    司马子鉴以为是遇到抢劫的,吓得连忙后退。倒是从省城来的几个小伙子笑了:“怎么,大爷你也想卖门票啊?说,多少钱一个人?”

    “给多少钱也不能让你们进去!”老头眼睛一瞪,对众人一指,说,“看看你们有多少个人?”

    司马子鉴回头数了起来:从省城来的年轻人一共有五个,加上他、杨乐乐和另外两个女孩,正好是九个人。

    没等大家回答,老头又说道:“你们知道天坑里有多少口悬棺吗?九口!正好跟你们的人数相同!”

    一听这话,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这天坑里的九口悬棺葬着古代惨死的九个僰人……”见众人有些不相信,老头就慢慢地讲了起来。

    他告诉大家,僰人是古代川南一个人数很少的部落,刘家坳就是古代僰人的家园,他们世代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但在明末,僰人部落和另一个强大的部落发生了冲突,对方占了上风,攻打到这里,对僰人进行剿杀。僰人虽然奋力抵抗,但寡不敌众,族人大部分都战死了。最后,有十个僰人勇士逃进了这个天坑里,就在他们以为可以凭借这个地方藏身、躲过一劫时,没料到其中一个僰人背叛了自己的部落,投靠敌人。那人将大伙儿的行踪泄露给敌人,以致对方很快就找到洞口杀进来,将其他九个僰人全部杀害。

    说到这里,老头叹了口气:“这九个僰人怎么也没想到会死在族人的手里,所以他们冤魂不散,郁结在天坑里。因此,本地有一个说法,只要九个人同时进天坑里去,就会被里面的冤魂全部夺去性命!”他一脸严肃,并不像是开玩笑。

    不过,这事听起来太不可思议了。一个小伙子说:“大爷,要不你陪我们进去,那就不是九个人了!”

    哪知老头脸色大变,厉声喝道:“那怎么行!我跟你们一起进去,不就成了那叛变的第十个人了吗?恐怕只会死得更惨!信不信由你们,等出了事,后悔可就晚了!”说完就转身急匆匆地走下山坡。

    二、风云突变

    望着老头的背影,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不知道是否该进山洞。

    司马子鉴自然不会相信冤魂夺命的传说,从省城来的那五个小伙子低声商量了一会儿,也认为老头是故弄玄虚,只有杨乐乐和那两个女孩犹豫不决。不过,她们害怕被留在洞外,只得同意跟司马子鉴他们一起进去。

    洞里很黑,什么都看不见。两个小伙子打开手电筒,大家互相牵着手,小心翼翼地朝前走。山洞很长,过了许久,眼前一亮,大家才走出了山洞。

    洞口是一个不大的平台,站在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天坑,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圆柱形的直立山洞。头上只能看到一片圆形的天空,而下方则是深不见底的水潭。四周的石壁上,错落悬挂着九口巨大的棺材。这些棺材全部安放在一根根插进岩石的大木桩上,非常壮观。大家纷纷拿出相机拍摄起来。

    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天突然就暗了下来。几声惊雷过后,下起了大雨。

    天坑里无处避雨,而且山顶上的雨水都沿着山壁往下流,大家只得赶紧躲进山洞,等雨小一点再往回走。

    可雨并没有停,而且越下越大。司马子鉴往天坑的水潭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只见水潭里的积水越涨越高,不用等多久,就会淹到洞口来了!他连忙建议大家撤到洞外,等天晴了再进来看悬棺。于是,大家急忙朝洞外跑去。

    快到外面的洞口了,大家却发现洞口被泥土和石块堵住了!堵住洞口的泥土湿漉漉的,看来外面的山坡因为大雨而发生了泥石流,滑下来的石块和泥土正好堵住了洞口!

    跑在前面的几个小伙子赶紧用力挖起来,不过,他们很快发现这是徒劳的:堵住洞口的石头太大了,即使九个人一起用力,也不能挪动半分。他们打算打电话求助,这才发现全部手机都没有信号。

    这时候,大家都意识到了一件令人惊恐的事情:洞口已经被堵住了,如果天坑水潭里的水继续暴涨,漫进洞来,那他们就只有被淹死在洞里了!

    不知道谁在黑暗里嘀咕:“看来那老头说的话是真的,我们真不该九个人一起进来。看来,我们要死在这里了。”一听这话,几个女孩都哭起来了。

    司马子鉴立即劝道:“大家都别慌,虽然洞口被堵住了,但水潭里的水还没有漫进来。我们再返回天坑那边,只要能找到地方立足,等大雨一停,潭水退下去,我们又可以回到山洞里等待救援了。刘家坳的村民发现洞口被堵住,一定会来救我们的。”于是,大家又转身往天坑的方向赶去。

    回到天坑的时候,水潭里的水刚好涨到大家站的平台边缘。看来,如果大雨不停,潭水很快就会淹到平台上,再灌进山洞里。到时候,大家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

    九个人挤在狭小的平台上,不知所措地望向天空,希望大雨能尽快停下来。

    三、逃生之路

    潭水很快涨到了平台上,淹没了众人的脚背。看来已无路可逃,大家真要被淹死在这里了!

    望着石壁上的九口悬棺,司马子鉴突然冷静下来。他眼睛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蹲了下来,从口袋里取出笔记本和笔,然后用衣服挡住雨水,在怀里画了起来。画了一会儿,他又趴在石壁上,拨开野草和藤蔓,在岩石上摸索起来。

    摸着摸着,他突然大叫:“大家别急,有办法逃生了!”说着,他激动地指着石壁上那九口悬棺,“你们发现这九口悬棺的排列有什么规律吗?”

    没等大家回答,司马子鉴又打开笔记本,指着刚才画的图形,说:“这些悬棺是按照一定的路线排列的!”见大家还不明白,他又指着最近的悬棺说:“从这口悬棺起,到第二口,再到第三口……一直到最高的那口悬棺,将它们全部连起来,你们发现了什么?”

    顺着司马子鉴的手势望去,大家发现这些悬棺竟可以连成一条沿着天坑石壁盘旋向上的线!

    “知道这一点又有什么用呢?”杨乐乐很不解,“每口悬棺之间至少相距五六米,难道我们能像武侠电影里的绝顶高手那样,借助它们一级一级地跳上去呀?”

    司马子鉴哈哈一笑,并不回答,而是指着悬棺讲了起来:“悬棺带给研究者最大的悬念是,这么重的一个东西,在古代的技术条件下到底是怎样悬挂到石壁上的呢?”

    他告诉大家,各地的悬棺各有特点,有的依靠绳索或者铁链悬挂起来,有的像这个天坑里的悬棺,是用插进棺材下方的岩石里的木桩托起来的。不过,古人到底是怎样爬上这么陡峭的悬崖,将木桩打进坚硬的石壁里,并将棺材抬上去呢?这一直是个谜。

    “不过,发现这些悬棺可以连成一条路线后,我终于明白了。”司马子鉴的脸上露出了神采,他用手在旁边的石壁上抠起来,抠出了许多泥土,石壁上现出了一个隐藏在杂草中的圆形凹洞。

    司马子鉴接着解释:“这些悬棺之所以能被放到那么高的石壁上,是因为当时的僰人沿着石壁修建了一条盘旋向上的栈道,这些悬棺就安放在这条栈道上的不同地方。他们放完悬棺后,就把其他位置的木桩全部去掉。天长日久,这些本来用来修建栈道的岩石凹洞全部被杂草和泥土掩盖,这才让我们这些后人都以为那些悬棺是凭空悬挂到石壁上的。”

    现在大家都明白了。可是,就算这石壁上曾经有过一条古代栈道,但现在只留下岩石上的凹洞了,大家依然无法逃出天坑啊!

    司马子鉴看出了众人的疑惑,笑道:“别急,我记得在洞口的不远处,堆放了一些树桩。那一定是村民上山砍来的柴火,因为没能及时运回去,先堆放在那里的。只要我们进去找一些大小合适的树桩,不就可以重新把这条栈道搭起来了吗?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从栈道上逃出去了!”

    大家都同意了,觉得这个办法值得试一试。

    在司马子鉴的指挥下,大家开始干起来。杨乐乐和另外两个女孩负责拿着仅有的两支手电筒,从山洞的那堆柴火中挑选出跟岩石上的凹洞差不多大小的木桩。剩下的六个男人,两个负责运送木桩,其他人在司马子鉴的带领下,一个一个地找出石壁上的凹洞,抠出里面的泥土,然后将木桩插进去,塞紧。

    一个小时后,木桩已经安到了距离平台最近的一口悬棺旁边。司马子鉴一步跨到了第一口棺材上面。

    见这个简易的栈道真的建成了,大家不禁欢呼起来。按这样的速度,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上到更高的第二口悬棺了。

    四、传说应验

    就在这时,司马子鉴发现水潭里的水已经漫过了刚才大家站的平台,慢慢地朝洞里灌进去。

    糟糕!司马子鉴连忙叫道:“快让洞里的人出来,不然来不及了!”

    在山洞里挑选和运送木桩的人听到喊声,马上抱起手里的木桩,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这时候,水已经淹到他们的膝盖了。

    大家不敢在平台久留,立即依次小心翼翼地从搭建好的简易栈道爬上来。

    司马子鉴起初还担心这个栈道是否管用,现在看起来,这个办法确实可行。三个女孩在男士们的帮助下,都爬到了第一口棺材上。后面的男人依次往上爬,最后的一个人则负责将原先插在凹洞里的木桩取出来,以备再用。

    虽然大家移动得很缓慢,但第一口棺材作为暂时停留的平台,很快就聚集了好几个人。

    见第一口棺材上的人越来越多,司马子鉴担心起来:如果棺材下的木桩不堪重负,突然断掉,那大家不都要掉进水潭里了吗?于是,他赶紧指挥大家继续往上搭建栈道。

    栈道搭建到第二口棺材时,一部分人爬到第二口棺材上,司马子鉴才稍舒了一口气。

    此时,天色渐渐暗下来,雨还是没有停。如果不能在天黑下来之前爬到天坑的顶部,而要在又冷又黑的天坑里过夜,简直无法想象。司马子鉴就催促大家抓紧时间建栈道,继续往上走。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啊”的一声大叫,只见一个人影从第一口棺材上朝水潭栽了下去,接着就听到水潭里“扑通”一声巨响,有人掉到水潭里去了!

    大家似乎都惊呆了,许久后,才齐声叫道:“有人掉下去了!”

    他们用仅有的两支手电筒朝水潭照去。可深不见底的水潭上,哪里还看得到人影?掉下去的人早已沉下去了!

    “是谁?谁掉下去了?”司马子鉴赶紧问道。

    随着他的喊声,大家都喊起了同伴的名字,叫到一个叫“杨开”的名字时,却一直没有人答应。

    掉下去的是杨开!司马子鉴记得,这是从省城来的五个小伙子里的一个。可是他怎么会掉下去呢?刚才不是还好好地站在棺材上面吗?

    和杨开一起站在第一口棺材上的还有三个人。除了杨乐乐,还有杨开的两个伙伴,一个叫成浩,一个叫刘凡。据成浩说,刚才他和刘凡正帮助杨乐乐往上面爬,并没有注意到站在后面的杨开。他似乎听到杨开轻轻地嘀咕了一声“别碰我的腿”,就“啊”的一声大叫,掉到水潭里了。杨乐乐也证实了这个说法。

    杨开说“别碰我的腿”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有人在抓他的腿?可他后面已经没有人了啊!

    大家都惊恐起来,他们都想起了在洞口那个老头的话。莫非天坑里真有冤魂把杨开拉了下去?

    恐惧的情绪很容易传染。这下,大家都拼命地往上攀爬,都想离那个神秘莫测的水潭远一点。

    见场面混乱起来,司马子鉴大喊:“大家不要慌,慢慢来,别又掉下去了!”但已经迟了,话音刚落,他又听到“扑通”一声,又有一个人掉到了水潭里!

    “成浩又掉下去了!”刘凡叫道。

    当手电筒昏暗的光柱照到水面上时,只见成浩在水面扑腾几下,就迅速沉下去了。

    “天哪,传说应验了!”不知道谁惊叫了一声,天坑中静得可怕,只听到雨水不断落到水潭里激起的“嘀嗒”声。

    司马子鉴知道,剩下的人心里一定想着同一个问题:难道我们真的全部要死在这个天坑里?

    五、冤魂敲棺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一阵可怕的沉默过后,几个女孩抽泣起来。

    司马子鉴也不知所措,突然听到有人叫骂:“他妈的,死了几百年还来害我兄弟,看老子不把尸骨给你们扔到潭里去喂鱼!”

    司马子鉴抬头一看,叫骂的是走在最前面,已经站到了第五口棺材前的一个小伙子。他叫马大海,是那五个小伙子的头儿。

    马大海一边骂,一边将手里的手电筒衔在嘴里,奋力将面前的棺�母亲酉破鹄础K昧�,那棺材盖子在空中翻了一个滚,“咚”的一声落到了水潭里。

    大家还没反应过来,马大海就惊叫道:“奇怪,怎么会这样呢?这口悬棺……这口悬棺竟是空的!”

    “空的?”大家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司马子鉴眉头一皱,看了看脚下的第四口悬棺。站在上面的杨乐乐和另一个女孩立刻明白他的意思,赶紧挪到刚才搭好的栈道上。司马子鉴这才蹲到旁边的木桩上,轻轻地将棺材的盖子往旁边挪开。刚挪开一个口子,他就接过旁边递来的手电筒,朝里面照去。

    这口棺材果然也是空的,而且干净得就像从来没有装过任何东西。

    很快,在下面的几个人也发现,下面那几口棺材也是空的。这九口悬棺根本就没有埋葬过任何人。既然没有埋葬过人,那就不会有什么冤魂了,大家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这下,司马子鉴有了主意,他对大家说:“我们不要再往上爬了,就地休息一晚,等明天天亮以后再作打算吧。”他拍了拍身旁的悬棺,“这就是一张挡风遮雨的大床。”

    大家都明白司马子鉴的意思,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但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司马子鉴很快将剩下的七个人分成四组。马大海在最前面,而他面前的第五口棺材又没有盖子,他就主动要求一个人躺那口棺材,再在上面撑开一张油布用来挡雨。那两个女孩躺在第三口棺材里面,而刘凡和另一个叫郑东的小伙子则钻进了第二口棺材里。

    安排好之后,司马子鉴和杨乐乐也钻进了第四口棺材,然后将棺材盖子轻轻移过来,将棺材盖住。

    躲进棺材后,两人将身上的湿衣脱下,换上了背包里的睡袋,舒舒服服地躺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司马子鉴的手臂被人一拧,他一下子痛醒过来。

    棺材里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但司马子鉴从拽着他的手看,知道拧他的是杨乐乐。司马子鉴正要问为什么要拧自己,又感觉杨乐乐将手指竖在了他的嘴唇边,示意他别出声。根据杨乐乐越喘越急的呼吸声,司马子鉴知道她一定发现了令人惊恐的事情。

    这时候,司马子鉴听到不远处有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外面的雨声已经停了下来,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

    司马子鉴屏住呼吸,只觉得那脚步声越走越近,似乎走到了下面的第三口棺材旁边,停了下来。接着,就听到几声“嘭嘭嘭”的敲击声。

    敲了几声后,那脚步声又响了起来,而且越来越清晰。可以听出,脚步声正往自己躺着的这口棺材而来。

    杨乐乐似乎吓得快要哭出来了,司马子鉴只得捂住她的嘴,以免她发出声音。

    那脚步声在棺材外停了下来,随后,棺材盖上就传来了“嘭嘭嘭”的敲击声。有人在敲棺材盖!

    六、恐怖蔓延

    敲击声让一向不相信鬼神的司马子鉴感到无比恐惧,他咬咬牙,想一把掀开棺材盖子,可刚伸手,就被杨乐乐一把拉住了。

    棺材外的敲击声也停了下来,接着脚步声又响起,慢慢朝上方的第五口棺材走去。

    司马子鉴正想仔细听脚步声,突然又下起雨来,大雨打在棺材盖上的劈啪声很快将那脚步声淹没了!

    过了一会儿,司马子鉴仿佛又听到了那奇怪的脚步声,仔细一听,似乎又是雨打在棺材盖上的声音。听着听着,他搂着杨乐乐睡了过去。

    司马子鉴再次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从棺材缝中透进的晨光可以知道,天亮了。

    司马子鉴轻轻地把杨乐乐摇醒,脱掉睡袋,又穿上昨晚换下的湿衣服,钻出了棺材。

    雨后的天坑,空气格外清新。司马子鉴直起身子,大声喊道:“天亮了,大家快起来啊!”

    随着喊声,下面的第三口棺材的盖子也慢慢打开了,睡在里面的两个女孩一脸疲惫地钻了出来。她们冲着司马子鉴喊道:“昨天晚上,你们听到……”

    她们的话音未落,就听到下面传来了一声惊叫:“郑东!郑东你怎么啦?”随着叫喊声,刘凡从第二口棺材中跳了出来!

    “怎么啦?”司马子鉴吃了一惊。

    “郑东死了!”刘凡指着棺材,手指抖个不停。

    司马子鉴连忙沿着木桩搭成的栈道,慢慢下到刘凡所站的棺材旁边,只见郑东仰面躺在棺材里,面色紫红,已死去多时了!

    刘凡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惊恐,他结结巴巴地说道:“可能……可能是淋了雨,昨晚我躺进棺材后就开始发烧,一直昏昏沉沉的,什么都不知道。刚才我一醒来,就看到他已经……已经……”

    司马子鉴往刘凡的额头一摸,果然很烫。他赶紧让杨乐乐从背包里拿出几片退烧药,让刘凡服了下去。

    突然,司马子鉴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刚才大家又叫又哭的,为什么马大海还没有被惊醒呢?

    他顾不上查看郑东的尸体,又朝高处的第五口棺材攀去。

    等爬到马大海躺着的那口棺材前,预感被证实了:马大海已经死在棺材里!只见他眼睛圆瞪,嘴巴张着,双手正抓着盖在脸上的透明油布。看来,他是被那块油布蒙住口鼻,窒息而死。

    一同进来的九个人在一夜之间死了四个,杨乐乐和另两个女孩抱在一起大哭起来。正在发烧的刘凡也一脸疲惫地坐在棺材上,呆呆地出神。

    司马子鉴以前也曾遇到过无数次险情,可没有一次让他感觉如此无助。眼前的四个人,除了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就只剩下一个发烧的病人。靠什么继续将栈道修到上面,让大家逃出天坑呢?还有那个可怕的传说,难道真是它夺走了那四个人的生命?

    司马子鉴觉得全身酸软,也坐在了棺材上。

    七、悬棺之谜

    歇了一会儿,司马子鉴重新站起来。他让那两个女孩搀扶刘凡慢慢往前爬,而杨乐乐则过来帮自己,将栈道一点一点地往上建。

    因为人手一下子减少了,司马子鉴一个人要将石壁凹洞清理出来,插上木桩,又要跑到下面将木桩取出来拿到上面,栈道搭建得非常缓慢。幸好刘凡又吃了一次退烧药,已经有些好转,可以上来帮忙了。

    太阳慢慢偏西的时候,栈道已经接近最后一口棺材,离天坑的顶部不远了。大家信心高涨,仿佛可以马上冲出天坑。

    可是,当大家站上最后一口棺材时,司马子鉴却像是被人浇了一头冷水,失望地瘫坐在上面。

    原来,他发现第九口棺材上面的石壁,再也找不到事先凿好的凹洞。没有凹洞,栈道就无法再往上建,虽然距离天坑顶部只有几米的距离,大家却无法再爬上去了。这一天一夜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天坑底部的水潭中积水还没有退去,山洞的出口还被水淹着,下去无疑是死路一条。天坑外的村民更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挖开洞口进来救援。眼看夜幕又要降临,又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在等待大家呢?

    司马子鉴望着那九口悬棺,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向他逼过来。突然,他灵光一闪,站起来吼道:“这些悬棺,这些悬棺到底有什么用呢?”

    其他四个人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面面相觑。

    司马子鉴还在自言自语:“如果不是为了装尸体,何必费那么大的力气把棺材悬挂在天坑里呢?而且,如果真像传说中那样,僰人部落最后的九个人都战死了,那又是谁将他们埋葬在这里面呢?我觉得,这个天坑的悬棺群根本就不是为了埋葬尸骨,而是另有作用!”

    大家都很好奇:“那是什么作用呢?”

    司马子鉴闭上眼睛,细细地想了一会儿,然后睁开眼,说道:“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也许这些棺材悬挂在石壁上并不是要装些什么,而是要挡住不能让别人知道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一定就在这最高的第九口悬棺后面,其他悬棺都是用来迷惑敌人的。不然,他们没有必要将悬棺建到这么高的地方!”说到这里,他激动起来,“至于藏着什么秘密,将这口悬棺移开就知道了。”

    “那我们快把悬棺移开吧,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说不定是一条逃生的道路!”杨乐乐的想法总是比较乐观。

    司马子鉴让三个女孩往后退几步,站到栈道上面,而自己和刘凡站到第九口棺材旁边,用尽全身的力气奋力一推,将棺材推了下去。

    八、葬身之处

    就在棺材被推开的那一瞬间,五个人同时看到棺材后面的石壁上,露出了一个洞口!

    第九口悬棺的后面果真藏着一个山洞!大家都欢呼起来,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大家有救了!

    顾不上兴奋,司马子鉴赶紧和刘凡帮助三个女孩爬进了山洞,然后自己再钻进去。

    虽然不知道这山洞通向哪里,毕竟是离开了神秘而充满危险的天坑,大家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躺在山洞里休息起来。

    过了一会儿,杨乐乐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们说,这山洞到底是僰人用来逃跑的,还是用来藏什么宝贝的?”

    司马子鉴摇了摇头:“不管是干什么用的,我们很快就知道答案了。”说着,他站起来,打开了手电筒,准备继续往山洞里走。

    可是,现在两支手电筒中的一支已经没电了,而另一支的电也马上要用完,只能射出微弱的光束。司马子鉴见状,赶紧将手电筒关了,打算等到最需要的时候才打开。大家手牵着手,摸索着慢慢往前走。

    不知道走了多远,走在前面的司马子鉴突然脚下一绊,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他想挣扎着爬起来,手一撑,却抓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他一下子反应过来,这是人的骷髅!

    司马子鉴大叫一声,站了起来。他立即打开手电筒,在微弱的光束下,惊奇地发现前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十具成人的骷髅!

    原来僰人部落最后的十个人,竟是死在这里!不过,老头不是说有一个人叛变了,只有九个人战死吗?怎么会有十具尸体呢?

    司马子鉴想了想,突然明白过来:所谓“九人被杀,一人叛变”的说法一定是后人根据十人逃进洞中,天坑里却只有九口悬棺这个事实想象出来的。但他们并不知道,其实这个隐藏起来的山洞才是真正埋葬这些僰人的第十口棺材!当时这最后的十个僰人并没有人叛变,而是全部死在山洞里。

    看来,这个山洞并不是想象中僰人的逃生之路,不然他们也不会死在这里。但如此精心隐秘的山洞,难道仅仅是一个藏身之地?

    司马子鉴回过头,对杨乐乐说:“也许你猜的没错,这里真的藏着僰人的传世宝物。只要我们往前走,一定有所发现!”说完,他就往前走去,却感觉脑后一阵冷风,头被什么东西猛地一击,昏了过去。

    司马子鉴醒过来的时候,后脑勺还隐隐作痛。他刚一动弹,就发觉自己的双手被捆住了。他刚想大叫,却听到面前不远处传来一阵“嘤嘤”的哭声。

    这时候,一束微弱的电筒光在哭声传来的地方晃来晃去。在昏暗的光柱下,只见杨乐乐和另两名女孩也和自己一样,被捆了起来,正在抽泣。

    “刘凡!”司马子鉴失声叫道。

    “不错,是我!”刘凡的声音在黑暗里响了起来,“打昏你的是我,绑起她们的也是我,杀死外面那四个人的也是我!”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司马子鉴不解地问道。

    “为什么?说出来会吓你一跳。”刘凡一边搬着什么东西,一边回答,“不过,反正你们将死在这里,我也不妨告诉你,让你们死得明白。”

    刘凡说,他本是山下刘家坳的人,因为从小就到城里去读书、工作,村里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他从小就听说过不少关于这个天坑悬棺的传说,其中的一个传说提到,这天坑悬棺里面除了葬着九个僰人,还埋藏着他们的传世之宝。他曾经无数次望着天坑里的悬棺冥思苦想,想找出靠近悬棺的办法,却一无所获。

    这一次,他偶然知道有几个人约好要来刘家坳的天坑悬棺里盗宝,就假装加入他们的队伍,借此机会寻找传说中的宝物。

    当大家被堵在天坑里,开始搭建栈道往上爬时,刘凡认为这是上天给他接近那些悬棺、找到传世之宝的良机。

    为了避免找到宝物后,从省城来的那几个人会跟自己争抢,他开始逐步实施杀人计划,将那些潜在的对手一个一个地除掉。第一个死的杨开,他假装和成浩一起帮助杨乐乐向上爬,却使劲地踢了一下站在棺材边上的杨开的脚,使他站立不稳摔了下去。

    后来,趁大家不注意,他又将成浩推了下去。

    他连续杀了两个人,没想到马大海掀开棺材后,里面却什么都没有。他这才意识到,那些关于传世宝物的传说,很可能是子虚乌有。

    这时候,他本不想再杀人,而是和大家齐心协力逃出天坑。没料到,他和郑东一起躺进棺材后,郑东对杨开和成浩的死产生了怀疑,还质问是否是他杀死了他们。

    刘凡怕自己杀人的事情败露,就决心痛下杀手。他一边敷衍郑东,一边将他掐死在棺材里。接着又怕马大海怀疑他,又爬出棺材,一路攀到马大海躺着的棺材上,用油布封住马大海的嘴,使他窒息而死。

    而司马子鉴和杨乐乐听到的那几声敲击棺材的声音,确实是刘凡敲的。他这么做,是试探棺材里的人是否都睡着了,以免有人发现他的形迹。

    “我本来对寻找传世宝物已经绝望了。不过,刚才进了这个山洞,看到地上的十具骷髅,我又一次感到,自己即将找到那些宝物了!”刘凡得意洋洋地说,“我当然不愿意跟你们分享宝物,因此,这里既是那十个僰人的坟墓,也是你们的葬身之处!”

    漆黑的山洞里,又传来了那三个女孩的哭声。司马子鉴忍不住骂自己:为什么没有及时认出刘凡的真面目呢?其实,他早该怀疑这一切都是刘凡搞的鬼。可是,当时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想办法逃出天坑上,倒是忽略了刘凡的可疑之处。

    现在一切都晚了。在越来越弱的电筒光下,司马子鉴看到刘凡已经举起了匕首!

    九、神秘声响

    眼看刘凡的匕首就要对着司马子鉴刺下去,杨乐乐和那两个女孩都惊叫起来。

    这时候,司马子鉴低声喝道:“别动,这洞里还有其他人!”

    刘凡一听,手里的匕首停在了半空。他说:“你别想拖延时间,这个洞都被封了几百年,里面怎么可能还有人?”

    “如果没有人,那一定是鬼!”司马子鉴的声音很低,生怕惊动了什么,“要不然,怎么会有脚步声呢?”

    “你不要骗我,哪里会有什么脚步声?”刘凡的声音却有些颤抖。

    “大家都别说话!”司马子鉴的声音低到只有几个人能听到了,“你们听听,山洞深处是不是有人悄悄地走过来……”

    刘凡将信将疑地放下匕首,而杨乐乐和那两个女孩都被司马子鉴的话吓了一跳,都屏住了呼吸,山洞里顿时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这时候,众人果然听到远处的山洞传来了一阵小得几乎听不见的响声:“啪,啪,啪……”这声音有节奏地响着,像是有一只怪物轻轻地从山洞的深处走过来,却一直没走到跟前。

    “是、是什么?”刘凡说着,将手电筒往洞里照去,本来就很微弱的手电筒竟熄灭了。最后一支手电筒也没有电了,山洞里还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我、我也不知道……”司马子鉴的话音未落,却被刘凡从身后一推,给掀了出去。

    司马子鉴一个趔趄,险些摔倒。他正要转身退回来,就听到刘凡对他低声喝道:“你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怪物。不然,我就杀了这几个女的!”

    司马子鉴叹了一口气,摸索着朝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洞深处走去。

    没多久,洞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叮叮当当”的撞击声,接着就听到司马子鉴“啊”的一声大叫,接着又沉寂下来。

    司马子鉴出事了!杨乐乐和那两个女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就在这时,洞里又传来了一阵更加沉重的脚步声,那神秘的怪物越来越近了!

    三个女孩都想往洞口跑,却被身后的刘凡往前一推,都摔倒在地上。她们想爬起来,却因为双手被绑,根本动不了。

    而刘凡在推倒三个女孩后,就朝洞口跑去。原来,他是故意将女孩们推倒在前面,用她们的身体堵住山洞,以便自己能够逃脱。

    刘凡跑到洞口,但洞口的悬棺早被推下了天坑,而且在掉下去的过程中砸坏了修好的简易栈道,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如果洞里的神秘怪物追出来,自己就只有跳进天坑里了!

    突然,刘凡发现洞里的气氛有些诡异,刚才那几个女孩的哭声停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刘凡小心翼翼地往回走了一段,才发现刚才被推倒在洞里的那几个女孩都不见了踪影。他正在疑惑,旁边突然有个黑影扑了出来,将他撞倒在地,接着又有一个东西重重地将他压在地上。

    完了!刘凡心里一沉,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他感觉有人将他的双手一剪,捆了起来,接着眼前一亮,有人擦燃了一根火柴。他抬头一看,站在身旁的竟是司马子鉴、杨乐乐和那两个女孩。

    “你一定是以为我们都死了吧?”司马子鉴将刘凡捆了个结实,笑道,“可是那十个僰人并不想跟我们做伴啊!”

    原来,就在刘凡打算杀司马子鉴的时候,司马子鉴突然听到洞里传来了几声轻微的响声,他马上有了主意,故意骗刘凡说是脚步声。

    刘凡因为害怕而将司马子鉴推进了洞里,司马子鉴赶紧悄悄地将绳索挪到石头上磨断,然后用石头在洞中砸来砸去,并发出尖叫,让刘凡以为他被杀死了。接着,他又用石头砸在地上,让刘凡以为是洞里的神秘怪物追了出来。吓跑刘凡后,他趁机救了那三个女孩。至于火柴,司马子鉴每次出门都会藏一盒在自己的防水鞋里,没想到在关键时刻帮了大忙。

    “你一定很奇怪,那洞里轻微的脚步声到底是什么?”司马子鉴嘲笑道,“告诉你吧,这个山洞因为一直封闭,里面的空气基本和外面没有对流,因此非常干燥。等我们一进来,外面潮湿的气体也就大量进入洞里。你刚才听到的那奇怪的声音,其实是山洞里的木材在突然受潮的情况下开裂发出的声音。我常在外面考察,对这种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对了,这山洞里怎么会藏有木材呢?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一定就是装着僰人传世珍宝的木箱子。”司马子鉴一把将刘凡从地上拉起来,“走,我们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宝贝!”

    司马子鉴押着刘凡,杨乐乐等人一边划着火柴,一边往山洞的深处走去。

    快到尽头的时候,他们发现前面的地上果然并排放着好几个木匣子。看来,传说中僰人的传世宝物就放在这些木匣子里了。

    司马子鉴让杨乐乐再次划燃火柴,然后深吸一口气,猛地揭起了其中一个匣子的盖子。

    匣子被打开的瞬间,大家都看到了里面的东西——那是一些黑乎乎的细小颗粒。这些颗粒堆在一起,已看不出是什么了。

    杨乐乐又划燃了一根火柴,同时打开了另一个匣子,里面竟也是一些黑乎乎的颗粒,只不过大小跟刚才见到的不一样。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杨乐乐好奇地问道。

    司马子鉴沉思片刻,缓缓地答道:“这些匣子里装的应该是各种农作物的种子。因为年代久远,种子的表面已经炭化,所以是黑乎乎的。”

    “种子?”杨乐乐不解地问道,“种子需要像宝贝一样藏着吗?需要为了它死那么多人吗?”

    司马子鉴长叹一声:“也许对僰人来说,这些种子就是他们的传世之宝啊!只要有了这些种子,哪怕整个部落只剩下一个人,他也能让整个部落重新繁衍起来。这才是他们为什么想尽办法保护这些种子的原因。”在黑暗的山洞里,大家都看不到各自的表情,可杨乐乐知道,此时的司马子鉴肯定一脸沉重。

    “这就是僰人的传世之宝?这就是我要找的传世之宝?哈哈!”得知真相后的刘凡突然疯狂地大笑,他的笑声在黑暗的山洞里显得分外悲凉。

    尾声

    发现了僰人的传世之宝后,司马子鉴很快找到了山洞的另一个出口。

    他看到杨乐乐手里的火柴火焰一直朝另一个方向飘,就断定这山洞一定还有另一个出口。顺着火焰的方向,他们找到了隐藏在杂草中的另一个出口。

    爬出山洞后,只见外面繁星点点,原来他们出来的地方正是半山腰。他们马上燃起一堆篝火,引来了前来救援的村民。

    在押着刘凡下山的时候,司马子鉴一直想这个问题:他们逃生的隐秘洞口,当年那十个僰人勇士也一定知道。可是他们为什么宁愿死在洞里,也没有一个人从洞口逃生呢?也许,他们是宁愿牺牲生命,也不愿意藏着种子的山洞暴露吧。

    一到下面的村子,司马子鉴将告诉所有村民:僰人中没有叛变的,他们都是真正的勇士!

      本文标题:第十口棺材

      本文链接:http://www.suiyuewenxue.com/gushi/gui/836.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岁月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