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精选经典散文
文章内容页

百年的老屋百年榕

  • 作者: AAAHUANGCAN
  • 来源: 网友推荐
  • 发表于:2016-09-12
  • 被阅读:
  •   我回来看望你们了----我祖先拓建的住所,我儿时的栖身之处,我的百年老屋!还有,曾经为我遮风挡雨,给我无数乐趣和遐想的老榕!

      我的老屋,坐落在南疆一个县城的交界处,紧靠郁江边。像大多南国村落一样,有村必有榕,榕树,就挺立在老屋门前的三四十米处,榕树旁就是蜿蜒的郁江。

      尽管许多年过去了,看到老屋,看到老榕,久远的事仍然如视频般在大脑里展示开来,并留下一声声的叹。近年来,老屋已经没有人居住,失修的老屋,不少的地方已经散落了瓦片,孩时拿着梯子掏过鸟蛋的许多地方,露出了光秃秃的屋檐,青砖的墙,由于漏雨的缘故,一些墙脚的地方冒出许多白白的硝, 好在,有老榕的眷恋,毫不吝惜地将自己的枝丫和无数的绿叶,在屋前摇曳于风中,衬托着老屋,总算给目睹者在残旧的屋宅里,在遗憾的感概中找回一点生的气息。

      我的老屋,三厅四进, 每厅一天井,每进一屏风,徐徐走进,夏天清凉,冬天保暖。天井的方青石、屏风上的龙凤、还有两边厢房那构造别致的窗,都会让你的目光滞留。细看,细听,你会察觉我祖先的生活痕迹,你会聆听到我祖先话语的余音,此时此刻,心牵一丝愁!

      绕过最后一屏风,便能看到老屋的后门,要在儿时,走出后门,便能领略老屋果园的一番绿意。在我的印象中,老屋的果园似乎一年四季都不缺水果,有石榴、柚子、黄皮、龙眼、枇杷,还有两棵碗口般大的玉兰树,花开时节,满园溢香,若在其中,你会是多么的旷神,多么的惬意,甚至贪心地吸气而舍不得呼出。

      然而,如今失修的老屋,荒废的果园,已经变得荒凉,远远望去,唯有老屋门前的那棵老榕,一任风雨的吹打和年轮的磨砺,更加根深蒂固,苍劲挺拔!

      过去, 如果遇到郁江水涨,老榕更是另有一番风景,过往的船只,无不以老榕为航标,老榕就是县城的标志,往往有成群的船只,在老榕的下游停泊,一条条绳缆锁在老榕粗壮的根茎上,老榕便成了船只的定海神针,守护着生活在水上的人们。

      今比往昔,老榕的根茎更是粗大,儿时攀爬过的、能用双手抱得拢的地方,已不像以前那般光滑,纵多的枝桠延伸,使其不得不担负起送水送养的职责,现在再想上去抱抱它,已经合不拢手了, 仍然留在榕树底下已经残缺了的石台石凳,是以往族人议事的地方,族里许多大事都在这里定夺。闲来时,大人在这里聊天、乘凉,孩儿们在这里嬉戏玩耍,要是某个顽皮的孩子做了坏事,便躲到榕树上面去,硬是让大人奈何不得,此番景象历历在目。

      现在, 站在榕树下,我似乎不敢闭上眼睛,熟悉的身影 ,实在太多太多,五唐诗人崔护的“人面桃花”此时正合我意,正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榕颜依旧笑春风!

      老榕,我的百年老榕,你繁盛的枝丫,记载着我老屋的历程,你茂密的绿叶,便是老屋的篇章,你挺拔的身躯,一年又一年地庇护着老屋,也护佑着从老屋走出来的人群,找不出更好描绘你的词语,可我知道,你不曾要过我们一瓢肥,一滴水!

      惭愧得很,或者是没有时间经常回来看望你们,才有这番感慨。

      郁江水一样的流淌,老榕一样的昂扬,我的老屋也准备在新一代主人的策划下再添新砖瓦,不久,这里将又是一道不错的圣景。我的老屋将与时代俱进,百年的老屋百年榕将会让更多的人们铭记于心!

      本文标题:百年的老屋百年榕

      本文链接:http://www.suiyuewenxue.com/sanwen/jingdian/201.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岁月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