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荟萃心情文章
文章内容页

梦回老家

  • 作者: 佚名
  • 来源: 网友推荐
  • 发表于:2017-04-18
  • 被阅读:
  •   夜空笼罩下的小院极其安详,以前在此穿梭过的生命已成为过往。月光将温柔洒满了静谧的院子,听到的只是虫儿与草儿的对话。

      我环视着这所院子,目光经过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一段故事。小院中的苹果树早在我上中学时就砍掉了,但我依稀还能看到它的存在,满满一树的大青苹果还能刺激到我此时的味蕾。院子被两级大青石的台阶隔开,便分成了上下两院。小的时候,我就经常坐在这石阶上吃饭,隐隐约约还记得有一只和我一样高的大公鸡,不知是邻居家的还是奶奶家的,总之我是害怕极了这家伙。深怕它一下子从某个地方窜出来,啄了我的眼睛,我的鼻子,我的嘴巴。有时候还会被这厌恶的家伙追的满院子里乱跑。若是在屋子里,我只敢透过竹帘看着这个庞然大物在院子里骄傲的东遛西遛的,它的神气劲儿已超过了我的胆怯,奶奶不在,我绝不敢一人出去。有时不明白,小时候印象里的鸡为啥比狗厉害呢?

      在上院沿石阶坐东朝西有个厨房,很小很小,两个人呆在里面都会觉得拥挤。厨房有个小窗子,能够看到下院。小的时候就听大人们讲述了一件恐怖离奇的事,发生这事之前,我还未出生。以前这个院子住了好多户人家,某一天里,有人突然发现一条有如茶缸般粗细的大蟒蛇,在下院拖着长长的身体爬上了这个窗子,脑袋栽在窗下的水缸里尽情的饮着水。这架势惊动了院里院外所有的人,大家齐心协力想着用各种办法如何把这条巨蟒赶出去。混乱的场面让受了惊吓的蟒蛇已分辨不清了方向,一头扎进了火炉的灰道中。从上至下,炉火被一胆大之人用火柱狠狠向下一通,蟒蛇的生命就此被结束了。本地人对蛇其实有着一种敬畏之心,尤其是对突如其来的蛇,往往把它视为一种神明恭敬着,一般不贸然伤及其性命,撵走就行。有人觉得这是迷信,可之后所发生的事实印证了一切。昔日里的大胆之人之后还用蟒皮做了一把二胡,只是再之后,这户在村子里以前显赫的家族过的日子是一度衰败,妻离子散的,好不惨痛。我每每站在这小窗前,有时会不寒而栗。

      奶奶的屋子坐北朝南,农村称之为“堂屋”。屋子里的那面大炕现已被床代替,我在这屋子里所有的记忆都与大炕相连的。寒暑假我都在那里度过,尤其是过年时节,每到晚上,我们几个孩子总会围在炕火周围,等待着奶奶从上了锁的箱子里拿出一个或是两个的苹果或梨子,用小刀给我们切出几份。那时候放在嘴里的苹果与梨子远远比此刻美味了许多。夏天酷暑的中午,为了不让毒辣的太阳伤及到,这面大炕便成了我们孩子玩耍的天地,我们尽情的在这炕上疯着闹着。偶尔乖了,便趴在窗台上写会儿作业。发呆了,还会把奶奶的窗户纸给戳破。

      院子里弥漫着我童年的气息,我没见过爷爷,屋里屋外我看到的都是奶奶的影子。一进这个院门,我总想喊一句我所习惯的:“奶奶,我回来了!”只是此刻我也看不到了奶奶,奶奶也听不到了我这句话。但每次随妈妈推开院门的那一刻,在心里还是这样喊了一句。小院虽然破旧,但我欢喜着那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我能感觉到,我在院子里走的每一步都与我儿时的小小脚丫做着重叠,我的每一步在深深的轻吻着我的童年。这个院子经历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繁荣与落魄,一代又一代人的忙碌与冷清,一代又一代人的开始与结束。我站在院子中央,无尽的感慨从四面八方涌上了心头……

      本文标题:梦回老家

      本文链接:http://www.suiyuewenxue.com/wenzhang/xinqing/3061.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岁月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