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荟萃心情文章
文章内容页

读鞋

  • 作者: 佚名
  • 来源: 网友推荐
  • 发表于:2017-10-19
  • 被阅读:
  •   世界上有一本永远读不懂的书,那便是父亲……

      人人都说“男人是行动的巨人,语言的矮子。”我的父亲也不例外。他即使在外为了家庭付出再多辛劳,回到家中也从不叫累。父亲是个不善于言语的人,有时任性的我还会和父亲赌气,此刻想起来还真有点惯恼。父亲默默忙碌着,奔波着,他给予亲人爱与幸福。说“父爱如山”一点不夸张。这一切都在一双鞋上悄悄释然……

      暑假的一天正午,我和母亲一同干家务。在一阵忙碌后,略带倦意的我一头扑倒在床上,正打算美美睡上一觉时,房门外却突然传来母亲的命令:“快!起来洗你爸的鞋子,这点儿家务就不行了,以后还怎样独立啊!”我反抗道:“不要,他没手没脚啊,为什么要我洗?再说我这天够累了!”母亲债怒了:“这女儿真是白养啊,长那么大了,连自个儿爸的鞋都不洗。”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小声的嘟囔着,不满地走到鞋架前,赖赖地伸手提起那双又大又脏的40码球鞋,一股脑儿扔进盆里。许是力度过大,溅起了水花。一个个受惊的肥皂泡探出小脑袋,有的摇摇晃晃、歪歪扭扭地碰到盆边;有的跳出盆沿落在地上。

      我的目光最终还是停留在那双半没入肥皂液里的鞋上。在泥印覆盖下,鞋面已分不清颜色了。鞋缘和鞋尖有很明显的皱纹,像两个伤痕累累,但仍然坚守在岗位随时听从上级命令的战士。又恰似父亲额上那条条或浅或深的沟壑,经历风霜,沧桑无比。露在外面的半边鞋跟由于长时间摩擦,显然比其它部分薄了许多。我机械化的缓缓蹲下,拿起鞋刷往鞋底刷去。皮肤触及到鞋底的一刹那,像针扎一般刺痛起来,血液顺着手指快速滴入盆中,我赶忙扔掉鞋刷一看,才明白是一根尖细的针扎进拇指。这一扎,似乎让我明白了什么,不再顾得手指的刺痛,继续洗鞋。我的力度却比刚才舒缓许多,抚摸着鞋缘和鞋尖上的皱纹,只觉得脸上痒痒的,有冰凉的东西在蠕动,缓缓划过脸颊,一滴滴打落在鞋面上,如同一粒粒石子从数千米的高空坠落,很轻,却又很重、很痛得砸进你的心湖,激起一片浪花。我的视线模糊了,似产生了错觉,仿佛又回到上星期的一个情晚。

      我们全家在商场购物,我看中了一双男士运动鞋,这是我为父亲挑选的。母亲让父亲试穿,父亲接过鞋看看又瞅瞅单价,顺了片刻,把它留意翼翼地放回原位。我和母亲很不解,忙问:“不喜欢吗”“爸,我觉得很好啊,要不试试再说”父来转过身爱抚着我的脑袋,微笑着说:“算了吧。爸不喜欢,那么贵。再说爸有的穿哩!”说着便抬起他手中那双粉色的运动鞋,“看这双鞋喜欢不?我觉得很适合你哟,去试试吧!”我看看单价五百多块呢,父亲像是猜到我的心思,用手拍拍我的肩膀说:“快去试试,爸爸舍得为你花钱,你校运动会比赛还靠它呢。”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试穿了一下,很舒服,鞋内总感觉留有父亲的余温,一向暖到心里。一旁的母亲对父亲发话了:“是不错,但别老惯着她,你自己却两三年才买一双。”父亲却像没听见似的,盯着我脚上的鞋一个劲得夸:“好看!”……之后,父亲去付款,母亲拉住我,悄悄地说:“你看你爸多疼你。你还一天不让他省心。”

      我向母亲吐吐舌头,耳根却红了一大半。回头张望父亲,有那么一刹那,分明见他往鞋架上看了几眼刚才被看中的那双男士运动鞋。我像条件反射似的低下了头,心里满不是滋味。我就明白,父亲其实挺喜欢那双鞋的,却硬说不喜欢,只是从不肯在自己身上花钱罢了。

      本文标题:读鞋

      本文链接:http://www.suiyuewenxue.com/wenzhang/xinqing/3686.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岁月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