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短篇小说微小说
文章内容页

失去

  • 作者: 假如爱有天意
  • 来源: 岁月文学
  • 发表于:2016-09-27
  • 被阅读:

  •      闷热,烦燥。白花花的太阳远望形成道道炫目光环。没有丝丝凉风,街道两
      旁树木耷拉着脑袋,毫无生气。
        华飞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秦二虎正惬意地躺在办公室宽大的转背皮椅上,双
      脚放在光洁亮丽的办公桌上,咪着双眼,享受着美的空调送出的丝丝凉风。他对
      于今天的生活感到相当满意。
        是啊,才刚刚而立之年的他有今天如此成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开办华
      飞公司短短八年,公司资产早过千万,手下有二百多人为他打工。光是业务员就
      是十几个。年利润达二百多万。去年在本市黄金地段全款买了一套房一百八十多
      万,这在三县城市也算天价。光装修就花掉五十几万,今年刚买了一辆奥迪a6,
      又用去六十几万。虽说现在还欠银行四百万,可那是以后用厂子抵押的,他也不
      想早还,现在哪个厂不是这样运作,利用银行的钱来为自已服务。而自已的钱则
      放着稳妥或去投资更大的收益。
        二虎现在是春风得意,家庭幸福。老婆年轻貌美,儿子今年刚六岁。聪明伶
      俐,活泼可爱。事业爱情都取得极大成功。二虎的公司刚成立时也是困难重重,
      前期小厂投入二十万,买来几台设备,五六个工人。看起来他是老板,不如说是
      个全能打工仔,上班比工人早,下班比工人晚,什么都干,什么都管,加班加点
      干出一批货,由于质量全不合格而大客户拒收。像他这种小厂,根本没有话语权,
      算上工资,电费,机器设备开支,七七八八,他损失了近十万元。本来前期投入
      的二十万,有十万是借的的哥姐和父亲的。只有十万元是自己和女朋友几年打工
      挣的。现在再也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了。
        当时二虎心里急啊,货物不合格,要想翻身,绝不可能。这种产品是外贸订
      单,一切细节都签有合同,质量要求是相当高。如果做好了,那是一年到头干不
      完的活,可要是干不好,彻底玩完,老外可不像国人那样给你打感情牌。不合格
      退回来,赔损失。如果是卖在国内,一点子瑕疵,无所谓,只要降价,十万卖五
      万,不愁销路。
        那段时间,二虎心急火燎,嘴角起泡,厂子要生存,没有启动资金,有订单
      也做不了,多呆一天,就多亏二干多。上哪借钱?穷人借钱,那是越没有钱也借
      不到。如果你成功了,不缺钱了,别人求着你去借他的钱。
        一天傍晚,二虎在厂里,抚摸着厂里几台机器,而心潮起伏,想起自已这么
      多年走过的路,太过艰幸,曲折,一切一切的根源只是为了向父亲证明,我不靠
      你,照样活得很好。二虎打从记事起,就恨父亲,恨了好多年。
        二虎出生在西南某县一个偏僻的农村,家有大大小小五口人,二虎老小,上
      有一哥一姐。二虎从小非常调皮,不说上房掀瓦,却也是鸡飞狗跳偷桃摘李的角
      色,其实六七岁的小孩摘个邻居的桃啊苹果啊根本不算偷,只能是调皮而已,大
      不了是过度调皮而已,如果只是摘几个小孩吃吃,别人也不会说什么,大不了呵
      斥几句罢了。可是二虎却不一样,他是孩子王,每天都有六七个小孩跟在后面,
      只要哪家果子熟了,趁其没人之时,一群小孩风卷残云般会把一棵大桃树摘得干
      干净净,一个不留。大的好的拿走,小的坏的扔地上,就像/ 西游记/ 里孙悟空
      摘蟠桃。虽说是少不更事的小孩,可遇到这种,哪家都会找二虎家理论,二虎是
      孩子王,不找你家找谁啊?
        二虎爸本来脾气就暴躁,为了抚养几个小孩,除在家干农活外,农闲时间还
      做点生意,倒卖母猪。这种生意在当时做的人不多,别人也没啥门路,二虎家有
      门远亲在市防疫站任职,有了这种便利,二虎爸人既聪明,又圆滑,生意做得风
      声水起。一头母猪几百斤,如果病了快死了,顶多值一百多元。你不卖,可以,
      死了一分钱也没有。哪家有这种病猪都会求着二虎爸收购。这种母猪马上拉到市
      里杀掉,利润可想而知,当时检疫跟不上,法律制度也有空白,二虎爸生意是做
      得得心应手。其实别看二虎爸是生意人,还算善良豪爽,谁家有难处,来借钱,
      都会帮忙,人缘相当不错,在村里威信也蛮高。邻居来告状,本意还是要二虎爸
      教育一下,真还没别的意思,说了也就走了。
        一听二虎劣迹,二虎爸心头火起,抓起一根藤条,一顿抽打。二虎脾气倔强,
      既不号叫也不反抗,反正任你打学,就是不认错。只是心里却一股仇恨在滋长。
      不错,二虎恨父亲,这种恨由来已久,因为他从小就知道自己在父亲眼中是多余
      的人,父亲从没好好抱抱他亲亲他。而父亲由于长年累月在外奔波,也少有时间
      和家人呆在一起,二虎每次只要父亲回来,总是乖巧的躲在房里,从不和父亲多
      说什么,有什么可说呢?父亲在二虎心中那是威严暴力的象征,他从未感觉父亲
      的温情和爱,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父亲对他过多的是责骂和痛打,而哥姐由于
      学习好,听话,少有打骂。二虎这种心理从上小学以后更加明显。父亲喜欢哥姐,
      由于他们学习成绩好。而二虎却上学贪玩,整天无事生非,老师也拿他没法,罚
      站,留校,训话,处罚,都无济于事,最后在小学留级三年终于在五年级由于一
      次纠结社会不良分子恐吓敲诈放学学生而让校方忍无可忍,勒令退学。
        退学在家,二虎更加不受约束,只要父亲不在家,就和村里二狗羊肚到处惹
      事生非,此时的二虎母亲是再也约束不了,规劝多次,二虎当面答应,而过后又
      一如从前,此时的二虎已十五岁了,哥姐一个大一,一个大学毕业已工作。而二
      虎仍是社会混混一个。可以说只有父亲二虎还有些畏惧,其他人谁也管不了。父
      亲多次打骂劝解,二虎仍我行我素,心中也想好好做人,可人的劣根性好逸恶劳,
      贪图享受,不思进取在二虎身上彻底暴露无疑,甚至变本加厉,二虎也知道这样
      不好,就是忍不住和二狗羊肚等狐朋狗友一起喝酒闹事追女孩,想要回头却实在
      太难。村里人见二虎如遇瘟疫,唯恐避之不及,谁家都把他列为反面典型,教育
      自家孩子。
        那也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二虎被父亲叫到身旁,奇怪,这次父亲并没有打骂,
      充满自豪地说「:我这辈子很骄傲,有兵,艳,都是大学生,有出息。我在村里
      也算有头有脸,日子也过得不比别人差……」接着语气伤感了,「就是因为你,
      才让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指指点点,你不想好好做人,可别把秦家老祖宗的脸
      丢尽了,你这辈子早晚会吃花生米(枪毙),我现在老了,你也大了,你用屁股
      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理。我不管你了,成龙成蛇随你,你可以天天去找二狗他们,
      今后别进这个家,看你今后有什么好下场。」
        二虎听了父亲一席话,心里不是滋味,不管就不管,谁稀罕,离了你到哪都
      比家里强,你有多能干?这辈子一定超过你。心中首次有了外出捞大钱出人头地
      的想法。在他离开家时,母亲哭了,偷拿了1000元给他,父亲却不见踪迹。
      看着母亲哭泣,二虎心里也不是滋味,也许只有母亲二虎是充满愧疚的。母亲对
      二虎很好,从不打骂,只有规劝,二虎心中对母亲是充满感激,永远都是。
        二虎离开家想外出挣大钱,他的铁三角二狗羊肚都劝他就在这干,也可以发
      财。二虎知道他们是干的什么生意,偷盗,啥都偷,鸡鸭鹅猫狗,还有别人家的
      腊肉,那怎么发大财,只够糊口而已。自已的理想现在是要挣大钱让他父亲好好
      看看,他秦二虎,不是别人想象的样子,是可以有出息的。可以超过他爸的。
        二虎走出了村子,第一次来到外面世界,那年,他十八岁了。
        他到了县里,怀惴远大理想,还有兜里那1000元钱四处走着,觉得自已
      什么都能干,可一问,却什么也不会干。自已文化水平低,小学生,在如今这个
      知识更新频繁,互联网普及,大学生都卖猪肉的时代,一个小学毕业生,严格说
      是没有毕业,要找到正式工作是难以想象的。二虎在县城连续找了几天,早出晚
      归,饿了吃冷馍头喝自来水,晚上睡桥洞,夏天还可以将就,就是蚊子多。二虎
      可不敢轻易花这1000元钱了,那是最后撑不下去才能用的。他连续找了多天,
      别人连面试机会也不给他,他心里越来越烦燥,本想再回乡下,回到村里,可又
      怕二狗羊肚笑话。更怕父亲那轻蔑的眼神。通过这段时间的寻找工作,他也渐渐
      地感到自己原来真是什么都不会,一无所长,除了偷鸡摸狗,还真是废物。
        天,黑起来,二虎躺在桥洞水泥地上闷热难耐。不觉爬起来,走到小河边,
      洗了洗,坐在河边草丛边,望着远处那灯火辉煌的县城,思绪万千,怎么办?这
      么大个县城,怎么就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好工作找不到,难道工资低的也找不
      到?我身强力壮,总比那些四五十岁的大妈洗碗工强吧?想通了这些,二虎信心
      十足,好像从没有这样真正审试自己,剖析自己内心,感到未来一片未知的世界
      在等着他。二虎肚子虽有些饿,但精神振奋,纠结多日的心结豁然开朗,感到未
      来又是一片广阔天地。
        第二天一大早,二虎精神抖擞地来到开开大酒店应聘,在人事部,经理问他
      应聘什么工作,二虎指了指招聘启示,经理一看,不觉一惊,保洁员。为什么啊,
      经理不觉又仔细打量了一下二虎,个子高挑,面容白净,端正,一看身份证,才
      十八岁。一般这个年纪都是来应聘服务员,厨师,配菜,保安,但绝没有一个来
      应聘保洁员。保洁员虽不低人一等,但不得不说还是受到一些歧视,大家嘴上说
      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可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你看公司老总和保洁员一个眼神?
      保洁员不需要啥技术,只要你身体健康,人人会干,但人人又不想干,一般都是
      四十岁左右的人来干的,那种年纪也不怕别人笑话,宠辱不惊。
        经理仔细问了原因,二虎也实话卖说,文化不高,啥也不懂,就是来认真学
      习,以后再干服务员或厨师。这正是二虎聪明的地方,反正不会,实说,也许会
      给别人留下好印象,先落实工作,再好好学点技术,希望总是有的,自己还年轻,
      有的是时间学习,今年不行,明年再来。果然,经理对二虎好感大增,印象极佳,
      现在象这样踏实肯干的年轻人太少,太浮躁,明明什么都不懂,还不愿去学,昨
      天还有个年轻人从没干过酒店,一来就大言不惭想当大堂领班,这不是惹人笑话
      吗?还以为酒店大堂领班是在农村地里拔萝卜啊,人人都会?
        「好好,年轻人不错,先干着,以后有机会再调整。」经理对二虎说着,心
      里对这个秦二虎的清洁工有了印象。
        二虎正式上班了,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拼命干活,每天地板洗手间被他拖
      得干干净净,墙砖擦得锃亮,那些服务员不觉十分奇怪,这小子脑袋有毛病,岁
      数这么小来打扫卫生?干活还十分卖力,钱拿得却在酒店最少,还真把这儿当成
      自已家了?虽然大家也知道,在开开大酒店人人都要有主人翁精神,以酒店为家。
      可实际上,大多数是看这儿待遇好才来的,明天别处酒店待遇比这儿高就会离开,
      又有几人真正努力工作,忠诚捍卫酒店利益?和服务员讲忠诚,如像和小姐讲爱
      情一样。
        大家耻笑着,议论着,这人好像从外面世界来的,融入不了他们的世界而格
      格不入。二虎却不在意,只有拼命干活才能发泄心中郁闷,都怪自己以前没有好
      好读书,知识太少,现在只有当清洁工,不然像大哥一样当技术员多好,每月工
      资是自己五六倍,也许,只有拼命干活心里才有一丝残酷的愉悦感觉。二虎的表
      现,引起了大堂经理的注意,管理者和普通员工看待问题却不一样,谁都希望自
      己手下员工听话,干活认真,见二虎老实沉稳,表现优异,各种大会小会上表扬
      二虎,工资也达到保洁最高。
        在三月后,二虎调为服务员,他聪明肯学,务实,再三月,调为组长。而在
      二虎参加工作一年后,成为开开大酒店餐饮部领班,这时大家才恍然大悟,这小
      子,升职速度是火箭啊,有贵人相助,后台不小啊。其实他们不知道,二虎有今
      天,固然有人事部经理,大堂经理的慧眼识珠的提携,绝大部份还是靠他自己干
      出来的,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你老实干活,领导看不见也不成,领导想提
      槜你,你却偷奸耍滑也是不行的。提拔,也是别人提携,你也要争气才行。二虎
      运气好,遇到好领导也是最终原因。
        在二十岁这年,二虎恋爱了,她就是现任妻子小芸,小芸也是来自农村,十
      九岁,漂亮高挑,在开开酒应干了三年,现在任餐饮部组长,小芸早就留意二虎
      了,沉着聪明帅气,还肯放下身段从最底层做起,实属不易,两人朝夕相处,终
      于在一个下班夜晚,突破了界限,而同居在一起。在开开第三年,二虎成为餐饮
      部经理,而当初耻笑他的服务员,有些却还是服务员。
        二虎离开酒店是偶然的,一次,他结识了前来吃饭的外贸员刘江,刘江说起
      了这个行业,利益很高,刚开始只要有20万就可以生产,单子不成问题,只要
      质量行,半年就可以赚回来。二虎听了,怦然心动,机会终于来了,这个机会盼
      了好多年,证明自己能力的时候到了,也让父亲看看自己的出息,显然,大堂经
      理份量在父亲心中还不够。
        芸听了二虎的宏伟蓝图,默不作声。能行吗?钱去哪借?二十万啊?不是个
      小数目啊。二虎一听,分析道:「我俩现在有十万。再找我哥姐借点,你找家里
      亲戚借点应该可以。不干,我俩一年就几万,怎么养孩子?养我妈?养你父母?」
      芸一听为了孩子,母性光辉显露无疑,她也知道二虎能力,便同意了。
        说干就干,二虎第二天便辞职,当辞职报告一递上,各方挽留,可他心已飞
      到办厂上去了。再也呆不下去了,高层只好同意。二虎那几天到处借钱,哥借给
      他四万,姐刚工作不久,借了二万,芸家里拿了二万,还差二万,二虎不得不硬
      着头皮离家三年多找父亲借钱。回家,二虎是期盼和恐惧地,他害怕见到父亲,
      却又渴望见到父亲,各种感情交织一直束缚着他回家的渴望。
        到家了,他见父亲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闭目养神,好像衰老了好多,他走
      上前,叫了声,爸。父亲睁开了双眼,看着他,露出一丝惊喜,「回来了,快进
      屋,还买啥东西嘛!虎她娘,做饭!」芸忙叫道:「叔,我去帮忙。」就进屋去
      了。二虎见父亲不停咳嗽,脸削瘦了许多,这个就是那个威严跑动入风说话像打
      擂的父亲么?是那个曾经令自已又恨又怕的父亲么?岁月啊,是多么无情……二
      虎这是离家后首次见父亲,母亲和哥姐到城里见过他几次,只是他们知道他心里
      恨父亲,从不说父亲的消息。他第一次在父亲面前有了愧疚感觉。心里酸酸地,
      走进屋,倒了杯水端给父亲。
        在饭后,二虎详细讲了自己的办厂什划和回来目的。父亲仔细地询问了具体
      细节。「好好,虎娃有干劲,听你哥说起过,我早给你准备好了。」母亲进里屋
      拿出一个红布包,「孩子,这是三万元,拿着。」二虎没想到事情竟如此顺利,
      怎么也不敢相信。难道自己一直错怪了父亲,不了解父亲。二虎接过钱,感到沉
      甸甸的。
        回来立即买机器,找厂房,招工人,又请师傅,终于出了第一批货却不合格,
      以后厂子咋办?不开了,几乎二十万全亏完,再开,还得投钱,钱从哪里来?正
      束手无策时,芸出来了,「要不,再找爸借点,」「十来万啊,你以为家里有?」
      二虎没好气地说,芸没说话,第三天,母亲和哥来了,拿给他十万元,「父亲说
      了,你是家里三个最聪明的,我们相信你,一定行。有三万是我和你姐凑的,有
      二万是爸的,有五元是爸去贷的。」二虎听了,眼泪扑扑掉了下来。原来芸把他
      的困境说给了哥听……
        有了第一次的失败,二虎格外谨慎,自己再也失败不起,这种厂关键是质检
      和机修。二虎靠刘江在别的厂高薪挖来一个机修,终于第一批产品完全合格。一
      次次一年年,二虎也出人头地,腰缠万贯,彻底超过了父亲,高兴么,不尽然,
      他感到一丝失落,一丝茫然,仿佛一下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二虎正想着,家里隔壁五哥打来电话说他爸病了,正在县里抢救,在人民医
      院,让他快过去……他已几月没回家了,一年也难回去几回,每次回去,父母特
      高兴,搂着小洋洋,问长问短,像个小孩,父母更老了,自己每天见客户谈生意,
      也少回来,每次让父母来城里享福,来几次再不来了,说住不惯,不如村里方便,
      有人说话。自己每次回去,母亲都会把家里养的鸡杀掉,特意炖给他吃。他哪里
      吃得下去,现在他山珍海味都吃腻了,什么没吃过?觉得那些美味不如母亲炒的
      小青菜可口。二虎现在年纪轻轻早己大腹便便,检查说有三高,哎和母亲说过多
      次别杀鸡让他们自己吃,可父母总不听,还把他当小孩子,唯恐他们吃不好,争
      相给他们一家三口碗里夹菜呢。走时更像搬家,鸡蛋,花生大米各种蔬菜装一大
      后备箱,真像搬家,其实,他现在哪缺这些啊,可父亲总说,咱种的没打农药,
      吃了不得病。
        二虎开着车,心里忐忑不安,十来分钟到了医院,原来,父亲有高血压,为
      了挑一担黄豆而头晕倒地,五哥开着拉客的面的拉到医院,急症,要开刀,可哥
      姐都没在,等二虎来,至少半小时,救人要紧,五哥在母亲央求下签字,现正在
      急救室抢救。二虎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父亲会离他远去吗?他从未想过父
      亲生命会如此脆弱,还不到六十啊!
        当哥和姐赶到时,父亲早已离开了人世。二天后,父亲静静地躺在离家不远
      的小山坡上。二虎静静伫立在父亲坟前,那种离别的伤痛再难抑制,父亲,终于
      不再劳作,离去了,自己恨父亲吗?不,父亲一直是他追赶的目标和生活的勇气,
      要没有父亲的打击和嘲讽,他早已随二狗羊肚去坐牢了。岁数越大,自己越能理
      解父亲的良苦用心。父亲是爰自己的,只是由于自己的叛逆的当作讨厌。只是父
      亲不愿表达罢了。
        可怜的父亲还没享受几天好日子就离自己远去,自己总在父母打电话时而不
      耐烦地问有啥事,忙着呢?忙吗?自己真有那么忙吗?每天在办公室闭目养神不
      也无所事事?却从未主动打电话给父母?自己每天纸醉金迷空虚寂寞喝得烂醉却
      不愿开车回家陪陪他们。哪怕离家只有几十公里而二三个月才回去一次?总想着
      以后有时间再回,可是,可是,有些事情是没有以后没有如果的!!!!!哪怕
      哪怕仅仅是内心的奢望罢了!
        二虎的泪大滴大滴无声地涌出,他望着远方,他期盼去和父亲重逢,哪怕父
      亲再用藤条好好打他一顿。哦!那如山的父爱啊!
                      (完)
      

      本文标题:失去

      本文链接:http://www.suiyuewenxue.com/xiaoshuo/wei/25.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岁月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