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短篇小说微小说
文章内容页

第十死者

  • 作者: 可能是不
  • 来源: 岁月文学
  • 发表于:2016-09-27
  • 被阅读:

  •    近日,长安城内接连有九人横尸闹市,皆为一剑封喉,不见血溅。众人哗然!长安城乃一国之都,朱雀街乃长安重街,如此猖狂实在匪夷所思。不日,“七杀冲紫薇”之说决然四起,大有国之将亡之势。刑部据打更者描述,绘成画像四处张贴,长安城更是许出不许进,日夜有弓弩手及重甲骑兵巡查。
       老何乃城内客栈车夫,原先终日东奔西走,这些日子人心惶惶,客栈门可罗雀,倒也偷得清闲。
       日落西头,老何正如往常般收拾马匹,准备返家。兀地,一头戴斗笠壮汉现身,甩出一锭白银,道了句“出城”,再无言语。虽有犹豫,但念着近日家中拮据,老何便拉出入廐的马匹,架上车驾,利索的上路了。
       往日熙熙攘攘的朱雀街,已不见人影。望着仍有一段路程的关门,老何便与那壮汉搭话。
       “已有九人毙命,据说个个一剑封喉,真是骇人!”
       “你说的,可是这般利剑?”那斗笠壮汉从身后抽出一柄三尺剑,剑身出鞘寒芒一闪,破空剑鸣。
       “好剑!”老何素日里接客南来北往,三教九流,自然也识得些许,看那拔剑手法,也是位练家子。下意识的,老何回过了头。
       “怎的,怕了?”斗笠壮汉带着笑意问到。
       “没,只是剑光闪了眼。”老何回到。只听身后一声剑鸣,斗笠壮汉把剑回鞘。此时,一队重甲步兵巡视而过,嚯嚯刀剑声与沉沉重甲声, 不绝于耳。
       “哼!不过是群虾兵蟹将!能奈谁何?”斗笠壮汉讥讽到。
       “那人是个高手,不知他为何屠戮平民百姓。”老何轻声道。
       “兴许积怨太久,一并而发。”斗笠壮汉这句猜测却是极为肯定。
       “屠戮毫无还手之力的百姓,有何快感?”
       “面对无可匹敌的高手,他们只得跪地求饶,不住啼哭,不住垂死挣扎,只求苟活。亲手一剑灭了他们的幻想,不是十分有趣?”斗笠壮汉这番话语中透露出无与伦比地兴奋,老何余光一瞥,只见他满面红光,着实快感。
       “你可曾见过他的画像?”斗笠壮汉问到。
       “见过,城里四处都是。”
       “是否是这般模样?"斗笠壮汉掀起斗笠,两条截眉赫然显露。
       “的确一模一样。”老何镇静回到。“不过你不是他。”
       “哼!旁人见了,无不跪地求饶,高呼饶命,你怎知我不是!”截眉壮汉怒目相视,一副咄咄逼人气势,手中的宝剑也出鞘。
       “你就不是。”老何硬气回到。
       “哈哈哈!不错,我只是与他相像般,若不是怕有杀身之货,我还想四处炫耀。不过,你怎知我不是?”
       “因为是我。”老何“吁!”地停下了马车,回头答道。
       “哈哈哈哈!可笑!你个糟老头,怎是?莫要自取其辱!”截眉壮汉不住大笑。
       老何不言语,自左下颌撕起,不会一张人面撕下,露出两道截眉,截眉下是凌厉的双眸!
       ……………………………
       “听说了吗?昨个又多了一条人命!还是在朱雀街!”
       “唉!不知何时才得安宁!”
      

      本文标题:第十死者

      本文链接:http://www.suiyuewenxue.com/xiaoshuo/wei/30.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岁月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