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短篇小说微小说
文章内容页

四灵传说

  • 作者: raulfei885
  • 来源: 岁月文学
  • 发表于:2016-09-27
  • 被阅读:

  •    四灵传说
      
      第一部分 潜龙出海风云起
      第一章 此心梦出谷
       朱雀谷是一个很偏僻的山谷,说他是山谷,更像一个山坑。谷四周都是百丈高近乎垂直的悬崖峭壁,山壁上连突起的石块和大树都没有,只有一些短小的山草密密麻麻的生长在上面。
       这是一个巨大的山谷,从东到西从北到南都有五百余丈长,地势则是西南高而东北低。靠近峭壁的谷底西边是一片小树林,树木大多是碗口粗且挺拔直立,是建造房屋的好材料;谷底中间绝大部分是农田和菜园,种的是谷物和瓜果蔬菜;中间偏南是一个十余丈见方的大池塘,池塘看上去是人工修筑的,池塘内可见鱼儿游动,水质清澈,也是灌溉农物和酷热嬉水的地方,池塘旁边还栓了几头牛和马;紧挨着池塘是一个十丈见方的空地,空地中间有个五尺高,两丈见方的木质台子,看上去应该是谷民集会的地方。一条丈余宽的小河从西南向北,穿过小树林,经过池塘,绕过练武场,正好和山谷唯一的出口重合后向正北流出山谷。
       谷底生活着不少谷民,差不多有五百来户人家,就散落在山谷四周安家。每家都是常见的木结构房子,大部分都是独门独院。少许亲戚好友住在一起的,就会一起建在一个大院子内。房子都不是很大,但是修理的很整洁,房子四周也是收拾的干干净净,没有杂草,也没有杂树,一条青石板路,从家门口伸到院外。房子前面都种了花,花是谷内特有的雀红花。雀红花花期很长,从初夏到深秋长达半年,花朵开放时异常的红艳,在晚上都能映照着整个山谷都是通红。
       在谷底的正东方,是一个座东朝西的院落,也是谷内唯一的一个三进院落,这座院落就是朱雀谷的中枢,是管理谷内一切事物的地方。院落的结构有些许陈旧,很多地方都有一些修补,看得出是有了年岁的。除了屋顶的瓦片,所有的墙壁和门窗都是朱红色。
       大门前有一个丈余高的巨石,石上写着隶体“朱雀谷”三个大字,字用朱漆刷过,远远的就能看见三个赤字。正门漆的是朱红色,正门两侧的斗拱上各雕了一只展翅飞翔的朱雀鸟。两只朱雀飞向不同的方向,仿佛要带着整个房子飞离地面,翱翔天地。
       正门进去,第一进院子左边的房子一间是知书厅,右边是一间修武厅。知书厅是谷内十四岁以下孩子读书识字的地方,修武厅则是谷内十四岁以下孩子学习武功的地方。
       穿过垂花门,第二进的左边三间房间是议事厅,右边是三个间房的藏珍厅。议事厅是谷主和谷内重要人物商议事情的地方。藏珍厅则是谷内重要物件收藏的地方。
       最后一进院落,左右加起来八个房间则是“井、鬼、柳、星、张、翼、轸”七位长老休息的地方,剩下的一间是长老用餐的地方。而在正中的五间房间是朱雀谷谷主所在处。正房门前是一个圆鼎,门上方有一个巨大的朱雀彩雕,朱雀栩栩如生,几欲飞走。正房的摆设比较简单,正门对着的墙上挂着一个“中州”的旗号,屋内另外一个方桌和几条凳子,墙角有一些农具。左边偏房依次是谷主和谷主儿子的房间,右边偏房是一个书房和一个储物间。
       朱雀谷谷主朱井天,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常年一身蓝素衣打扮,中等身材,头发束在脑后,高鼻梁,刀削一样的脸庞比较黝黑,眼神显得坚毅而沉稳。透过稍微沧桑的脸,看的出年轻时的俊美。谷主的儿子朱星地,今年刚好十八岁,身材挺拔,高过父亲寸许,脸庞非常清秀,头发高高的束在头顶。下午太阳刚刚照不到这谷主屋,一般就是这朱氏父子切磋武艺的时候。
      朱星地自幼天资聪慧,跟随父亲学习文武。读书主要学习为人处事,练武则是从小开始练习谷传的“朱雀剑法”和“四灵经”。
       朱雀剑法注重的飘逸,就像鸟一样身法轻盈快速。朱井天父子一交手,身形就开始飞速转换。在院子的各个位置留下打斗的痕迹。朱井天的功力当然是深厚之极,朱星地仿佛一只小鸟被笼罩在他的牢笼里面,随时能被他抓住。一袭白衣的朱星地勉力的招架着,处处被掣,又无可奈何。
       “爹,这不可能吧,才三十七招。”星地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俊美的脸上有些红润。刚刚和朱井天切磋了三十七招后,败下阵来,一向心气颇高的他,有点不服气。
       “怎么不可能了,已经三十七招了,除了七位长老,这谷里有能超过三十招的吗?星儿你是以为自己神功盖世了,还是认为你爹已经老的不行了。”朱井天面不露色的说道,言语也是看不出喜怒。
       “我爹怎么会老呢,我爹可是大英雄。不孝子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在武学上的造诣追上爹的十一啊。”星地乐呵呵的说道。
       朱井天眼角斜斜的看了下正在偷笑的儿子,正经的道:“好吧,看在你这么崇敬我的份上,你可以出去玩了。不过晚饭要回来吃。”
       “爹,你怎么能认为孩儿的愿望就是出去玩呢?”
       “哦,还有比玩更崇高的想法?”
       “那是当然,”星地靠近父亲,然后突然严肃的道:“爹,六天后是我们谷例行挑选出谷人员的日子,你刚才都说了,我的武功在谷内年轻一辈,已经是数一数二了,你看?”
       “不行,不要再说了。你不能出谷,选拨出谷也不完全是看武功,还要我和七位长老同意,你死心吧。”朱井天收起本来有笑意的脸。
       “爹,为什么啊,孩儿是真的想出谷去闯一闯。你看这巴掌大的地方我呆了十八年了,什么都腻了。”星地撅着嘴气呼呼道。
       朱井天有点愠怒的道:“三年前,我就跟你说了,你是不可以出谷的。现在我依然这么告诉你,你不能出谷。你呆了十八年就说腻,谷内多少人呆了一辈子没出去过,也不敢说半个腻字。”
       “爹,你为什么这么固执。这些年来,我次次比试第一,七长老都说我是不可多得的武学奇才,可是你偏偏不让我出去施展天分。那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好了,星儿。”朱井天摆手示意停止,接着道:“这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理由就是爹舍不得你。你出去玩吧。我还要和其他人商量事情。”说完,朱井天走进了书房。
       朱星地愤怒和郁闷交织在一起,但是他也不敢在这院里大肆发泄,毕竟父亲的严厉他是知道的。看着父亲的进屋的背影,呆呆立在院子里。过了一刻钟,朱星地狠狠的转身朝外走去。在出大门的时候,还不小心撞上了刚要进来的柳长老。
       “这是怎么了,大少爷这么大的火气,快要把你柳伯伯撞散架了。”柳长老是谷内七长老之一,长的比较结实,皮肤也很黑,是个光头。
       “哼,柳伯伯,星儿不对了”说完就走了,留下柳长老在门口。
       “诶,星儿你。。。”
      
       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朱井天有些神伤。收回心神看着书房挂着的一副画,画中心是一个湖边亭,亭子里是一对男女执手看望。虽然男女画的不是很清晰,但是看得出是男女要离别的样子。看着画,朱井天深情的道:“秀灵,答应你的事我一直在努力做到。只是,现在星儿长大了,有些东西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啊。而且,这样对星儿也残忍了点。你说呢?万一以后没能做到答应你的事可千万原谅我。”说完低头轻轻叹了一口气。
      
       朱星地气冲冲的往谷西边走去。经过小河的时候,他最好的几个玩伴,正好在河边抓鱼。
       “星地,星地,快过来,这边很多鱼,抓几条晚上下酒。”他最好的朋友之一柳平成,远远的喊道。
       可是朱星地仿佛没有听见,直冲冲的朝小树林走去。
       “张泰,过来,去看看星地怎么了。”
       “哦,哦,好的”另外一个正在抓鱼的少年慢慢走上河岸,边走边应。
       “你们先抓着,我们去去就来。”平成对另外的玩伴说道。
       “平成哥哥,我也想去看看星地哥哥。”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边说边朝平成走去。女孩穿着很朴实,但是长的极漂亮,瓜子脸,小苏口,身材纤细,齐腰的长发随意的绑了一部分在身后,更多是的在迎风飞扬。
       “凤妹你也在这等着,我和你张泰哥去去就来。”柳平成阻止了朱凤珺想要跟随的脚步。
       这边张泰已经上岸,马上和平成追着星地走过去了。
       “好吧。”朱凤珺委屈的停下脚步,有些撒娇的踢了脚下的草地。不情愿的转身走向其他玩伴。
       柳平成个子是最高的,也是这群孩子中最俊的,双腿结实而颀长,英气的脸上棱角分明,而一对剑眉让人觉得气势很强,是一个有主见的少年,和朱星地算是非常合拍和投缘。张泰稍微矮了寸许,有一股书生文弱气,身材比较单薄,长的不算英俊却也不算丑陋,嘴角有一颗明显的胎记,头发喜欢束在头顶。他们三个都是一般年纪,小时候就是一起玩。因为机缘巧合,三个人比谷里其他一般年纪的孩子走的近。三个人前年还偷偷结拜了,按照年龄关系,朱星地是大哥,柳平成排第二,张泰则是三弟。在私下没人的时候他们还经常称呼朱星地大哥。
       三个人差不多前后脚到达小树林。他们到了小树林内一株很大的桉树下坐下。这棵树据说是朱雀谷第一任谷主种下的,有几百年的历史。这个时候,太阳已经照不到谷内了,天色也渐渐暗下去。谷内有些房屋已经开始冒起了炊烟。张泰下意识看了下四周,嘿嘿的朝朱星地道:“大哥,啥事呢,看你火气这么大,都能烧了这树林了。”
       “你说什么事?”朱星地扭头看着张泰道。
       “嘿嘿,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什么事?”张泰好像觉得自己理亏,有点中气不足。
       “我不说你就不知道什么事?”朱星地不依不饶,但是已经没有了怒气,仿佛带着点戏谑的意思。
       张泰稍微想了一下,抓了下脑袋,然后一摆手:“大哥能有什么事。。。”
       “你,唉。。。”
       一旁的柳平成眨眨眼,搭上话:“我猜还是那件事,大哥,谷主他还是不答应?”
       “什么叫不答应,他这压根就没打算用这个词,完全是没得商量。”朱星地有点恨恨的说。
       柳平成也有点无可奈何的样子:“你爹对你不是挺好的,怎么在这件事上如此决绝?”
       “等下,你们俩怎么对上话的,说的我一头雾水啊。”张泰有点无辜更带着抓狂的看着他们俩。
       朱星地白了他一眼:“三弟啊,慢慢想,亏我还当你是好兄弟。”转过头对柳平成摇摇头,“什么都好,只是这件事没得商量。我刚才在他手下都过到第三十七招了,希望他一高兴就答应了。但是一说这事,他就不谈了。”
       张泰一听激动的跳起来,无比崇敬的道:“大哥,你这么厉害,能和谷主交手到三十七招了。我没记错,从我记事以来,年轻辈的没有几个能在你爹手上过二十招啊。我干娘好像也就是能到五十几招,这么说你已经到‘朱雀剑法’第八层了。”
       “叽里呱啦的一大堆,三弟你能不能抓重点。”朱星地有点恼怒的看着张泰,随即又闪过一丝笑意,“不过也是,谁让我天资聪慧,成为谷里最年轻到达第八层的人。你们也要加油啊。”马上眼神又黯淡下来,“第八层有什么用,一辈子呆在这谷里,就算练到八百层也没用。”
       “三弟,你还不知道大哥为什么苦恼吗?”柳平成这时候有点得意的看着张泰。
       “我好像想起来了,大哥以前说过几次。”张泰瞧了眼四周,然后压低声音“是出谷这件事吧?”
       “唉。。。。。。”
       三个人一下子都沉默了。
       朱雀谷几百年来订的规矩,其实有没有几百年他们三个人也不知道,毕竟他们才十八岁。但是按照他们的父辈说法,朱雀谷是有两百多年历史了。
       朱雀谷谷规第一条就是,擅自出谷者死。
       那要怎么样才能是不擅自出谷?当然,如果你坐上谷主就可以免责了。但是谷主必须是曾经出谷又回来的人担任。
       所以普通人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通过每年一度的谷内选拔大赛。每年谷内年满十二岁的少年就可以参加选拔大赛,选拔大赛的前三名,在得到谷主和七长老的首肯后,可以出谷。但是出谷的名额,每 年不能超过两个。这就是说,即使你选拔大赛第一,没有谷主和七长老的一致同意,你也无法出谷。这就是为什么朱星地三年来每年都是选拔大赛第一,但是每年都出不去的原因。
       “大哥,非得出去吗?你真觉得出去比呆在这里好。这里有山有水,还有凤妹那么关心你。”张泰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懂什么,不出去一辈子就呆在这个巴掌大的地方?我爹、七长老都是当年出去了又回来的人,你看他们才能管理这个谷。你不出去,你知道外面的海阔天空吗?不出去,你知道外面的花鸟鱼虫吗?不出去,你知道外面的风土人情吗?我隐约听我爹提过,天贡河、心湖、飞龙山。这些都是我们所没见识过的,我是很想去看看。再说,在这个谷里,每天只能练朱雀剑法和四灵经,都闷死了。你怎么知道外面有没有更好的武功可以练习。不出去闯荡闯荡,做出一番成就,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好男儿大英雄。”朱星地一说道外面就有说不完的话,而且豪气也上来了,看得出神往外面的生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张泰听着也有点痴了,有点跟不上话。
       柳平成想法是比较深入的人,他没有沉醉里面,:“大哥,谷里这些年出去的人,难道都是出去随便游玩闯荡的吗?万一是安排了什么秘密任务,出去了一点都不自由,那出去还有什么意思?”
       “对对对,出去了不自由,还不如在谷里。”张泰忙着点头同意。
       朱星地回过神,认真的道:“平成你说的很对,其实我也偷听过。选拔出来的人,出谷前都会被叫进议事厅,告诉他们出谷的去处和目的。我隐约听说他们去的是洛城。洛城好像是中州国的都城,我爹房间里面挂的就是中州国旗帜。”
       “中州国?我们从小就被要求谨记效忠中州国皇帝。是这个中州国吗?”张泰对这个也有印象。
       “那就是了,其实他们出谷也是被限定自由去做某件事的。如果我们也通过选拔,出去了估计也是这个去处。”柳平成点点头道,“誓死保卫中州国皇帝,是我们从小就被铭记的,可是我们连中州国皇帝是谁都不知道。不过我出去了,我就想练更绝世的武功,成为天下第一高手。”说着说着,平成的声音也提高了。
       “我要去看天下的美女,哈哈,还有帮大哥二哥完成你们的目标。”张泰嘻嘻哈哈的说道。
       “没正经”朱星地笑骂了一声张泰,然后道“那这样的话,靠选拔出来,也不是我想要的那种出谷方式。看来还是要另外想想办法啊。”朱星地自言自语的说道。
       “另外的方法?大哥不会有什么后招没有告诉我们吧?让人期待啊。”张泰兴致勃勃的问道。
       朱星地盯着张泰看,看着张泰声音越来越小。然后道:“天色差不多晚了。我们赶紧回去吃饭吧。”
       “啊,大哥。。。”张泰有点急了。
       “大哥,我们都是十几年的兄弟,曾歃血为盟,发誓要成为一生的兄弟。我和张泰都是孤儿,也没什么大的牵挂。你所想就是我们所愿,这件事,你就和我们商量吧。我们一定全力支持你。”柳平成盯着朱星地一字一句重重的道出来。
       “对呀,我也是誓死追随大哥你。”张泰向前一步,昂然道。
       朱星地看着这两兄弟,有点感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二弟,三弟。我们是最好的兄弟。三岁开始就一起玩,一起闯祸,一起挨罚。不过这一次,你们也知道,擅自出谷者死。这是两百年来的铁律,我是担心连累你们。再说,两百年来,我们谷就没有人能擅自出谷成功过。所以,我是怕让兄弟你们担心。”
       “大哥,所以我们要一起行动,三个人的力量肯定可以大于一个人,就让我们成为两百多年来第一个成功出谷的人。”柳平成有些激动的道。
       “对,大哥,让我们一起行动。”张泰虽然没有什么个人的主见,但是兄弟的事一般都是一往无前。
       朱星地看着激动的两位兄弟,自己也非常激动。上前拉着他们的手:“好,让我们一起行动。但是今天真的晚了,再不回去,估计没晚饭吃了,我可不想饿肚子。明天早上练完晨课之后,我们再在这里商议。”
       “大哥说的太好了,我也觉得有点饿了。天已经黑了。我们出去吧,免得别人怀疑。”张泰也跟着道。
       三个人鱼贯出了树林,朝各自不同方向的家走去。
      

      本文标题:四灵传说

      本文链接:http://www.suiyuewenxue.com/xiaoshuo/wei/7.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岁月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